台灣的社會對運動其實不很熱衷,在國際上也只有棒球能為國人揚眉吐氣。八○年代卻是台灣棒球表現不佳的幾年,生為六年九班的我沒有看到太多中華隊稱霸球壇的景象。

 

  但國小中華職棒元年開打了之後,我被一碗特價的三商巧福牛肉麵騙成了一個標準的棒球迷,開始了我每天都聽球賽的日子。我爸媽卻因工作繁忙而無法帶我去看場棒球(新竹球場的球賽太少,要周未的球賽就更少了)。林仲秋、鷹俠、羅敏卿職棒三年的全壘打王爭奪一直持續到最後一場球賽才分出勝負,令人魂牽夢”盈”(好啦,我知道用得不太對,只是想糾正那個夢遺在留言版上的人)。

 

  不知道有多少人記得熬夜看九二奧運郭李建夫帶領中華隊奪得亞軍的日子。我記得那些個夜越夜越熱鬧,再帶著微笑睡去。在我對棒球狂熱的少年時期,我爸媽卻因工作繁忙而無法帶我去看場棒球(新竹球場的球賽太少,要周未的球賽更少)。

 

  賭博事件發生之後,時報鷹雖存實亡,接著職棒分家,味全和三商相也繼解散。那時我也出國了,在晚了五天的報紙上看到鬥魂林仲秋在三商最後一場球賽後落寞的表情,傷透了棒球人的心。留下新生代的棒球選手默默的付出。

 

  去年的世界盃,尤其是陳金鋒和張誌家亮眼的表現喚回許多台灣人的目光和對棒球的熱情。可惜的是陳金鋒卻未能趕上去年的列車,繼續在小聯盟打拼。我當時向我的日本同學說:「等著看吧,明年就會有台灣的野手上大聯盟,不會讓你們的鈴本一郎專美。」

 

  今年就在我以為陳金鋒又要和大聯盟失臂,正打算明年找機會去拉斯維加斯幫他打氣的時候,陳金鋒成了第三個登入大聯盟的亞洲野手。披上了道奇的球衣。

hansio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