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從看到這張照片後,我就忍不住每天去看看這隻奶油色的英國短毛貓。

看它幸福洋溢的樣子,就知道愛莉絲和安迪有多愛它。

看它快樂的生活,也讓我感到些快樂和溫馨。

布朗尼才兩歲就過去了,走得很突然。讓我想起芬團長的小虎。

就連我都忍不住把Brownie想像成自己的寵物,也一起難過。

我也知道對愛你的Alice和Andy來說,這種痛是沒有辦法彌補的,

但是像芬團長說的,要珍惜的是相處的日子。

我相信像廣播主持人說的,布少要投胎成為 Alice 和 Andy 的孩子。

那時候,孩子臉上也會有同樣充滿幸福的表情,因為Alice和Andy是很好的爸媽。

Brownie, 你不認識我。可是我很高興能認識你。

我沒有給你燒雞吃,也沒給你冰淇淋。但是你讓我不快樂的時候有力氣微笑。

希望你跟著你喜歡的小喇叭聲,早日回到Alice和Andy的身邊。

到時就算你長得不一樣了,我們依然能從微笑模樣認出你。

La Vie En Rose

Hold me close and hold me fast
The magic spell you cast
This is La vie en rose

When you kiss me heaven sighs
And tho I close my eyes
I see La vie en rose

When you press me to your heart
I'm in a world apart
A world where roses bloom

And when you speak...angels sing from above
Everyday words seem...to turn into love songs

Give your heart and soul to me
And life will always be
La vie en rose

http://www.wretch.cc/blog/alicebrown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Travel Channel聽到這句話:Be a traveler, Don't be a tourist. 有朋友問我,這兩個有差嗎?我覺得差別在一個traveler能夠在旅遊中能從當地人身上看到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態度。如果只是坐在車上,隔片玻璃看看風景,甚至只在旅程中做平常做的事,吃平常吃的食物的Tourist,那又何必花錢,和在家裡看電視又有什麼兩樣?在家裡還舒服點吧?

可惜,爸媽和我的看法不一樣。我自己也還只是很想當 Traveler 的 Tourist。讓這次行程仍然十分Tourist。不過仍然碰到了兩個讓我印象深刻的人,不枉這次夏威夷行。

Bryan是 Nature Advantures 的一位導遊。我很高興他這天剛好輪到 Rain Forest Waterfall Tour。他不是很高,皮膚黝黑,有著結實的身材。臉也許不能成為偶像劇中的主角,但爬滿了自信又快樂的線條。陽光都不足以形容他給人的感覺。

聽他一口Pidgin(夏式英語),和對夏威夷歷史、傳統豐富的知識,可別誤以為他是夏威夷人。他生在菲律賓,從小在德州長大。從八歲開始,因為親戚的關係,他每年都會到夏威夷一次。從此和夏威夷結下了不解之緣。到了申請大學的時候,他順利的進入了Hawaii Pacific University,一所私立大學,專攻生態。他會講Tagalog,英文,西班牙文,Pidgin,而他的夏威夷語也十分的流利。

由於我是他接的第一個人,也是當天隊上唯一單身的隊員 =_=,於是我坐在前座,坐著轉彎時會發出怪聲的客車到各遊館接人。兩個年齡相彷的人很自然的聊了起來。Nature Adventures Tour是他們生態保育的單位辨的。從中得到的錢一部份當然歸導遊,但是剩餘的則用來支持生態保育的工作。

剛從大學畢業的Bryan目前工作是在消滅一種樹蛙。台灣生態學者拼命要保護樹蛙,怎麼夏威夷人反行其道?原來這種叫Coqui的樹蛙是一九九○年,不小心引進的外來種。波多黎各舶來的樹蛙不過十塊銅板大,但是一隻樹蛙就能發出吸塵器般的噪音。由於是外來品種,在與原生地極為類似的地方,卻沒有天敵(夏威夷沒有蛇),使得這種樹蛙大量繁殖,失去控制。

它們的叫聲聽起來像很高頻率卻高聲類的Kokee(所以才叫Coqui),如果有五隻在後院時,會相互較勁,產生有如鋸木機般的噪音。讓出現蛙蹤的地區房價大跌。但這不是生態保育單位試著消滅他們的原因。這些大量繁殖的樹蛙,造成夏威夷原生昆蟲的大浩劫。並且和原本就已經飽受困境,為數已少的夏威夷原生鳥種競爭食物來源。

所以Bryan早上當導遊,天黑了就到原始雨林中撲滅害蛙。剩餘的時間,他衝浪,潛水,划船。而早上的工作,他愛上山健行,有時帶團去浮潛他更是起床就想:真好,要去工作了。Bryan一個很特殊的能力是對名字過耳不忘,這對讀生物這種死背的科目大有助益。一車十三個人,每個人的名字從早上到下午,他都能一一叫出。路上遇上了類似行程的另一個團,短短的幾十秒交會,他居然也能記住那團中的人名。

Bryan班底的生態知識,讓雨林登山旅添色許多。比如在上山吃了許多不認識的野生水果。包括一種看起來像蓮霧,其實吃起來像梨子的東西。兩種野生芭樂,一種黃肉紅心,另一種叫草苺芭樂,是一種外來有害植物。它的根會分泌化學液體,讓它所生長的土地無法長出其它的植物。也吃到了一種長毛的苺類水果,非常香甜,拿來做蛋糕一定讚。如果光看外表,也許我會不敢吃吧。另一種苺類水果也是有害植物,Bryan叫我們多吃,幫助消滅有害植物。哈~


Bryan也介紹了許多首夏威夷傳統習習相關的植物。如Ti是草本生的植物。有著長長的葉子。夏威夷人的Hula舞是用Ti做的裙子,而不是草裙(那是大溪地的傳統)。Ti的光滑面在熱天時貼在頭上,十分的清涼,好像躺在大甲草席上。它是夏威夷人祭典,和醫藥中都會用到的草。當我去大島的火山國家公園參觀時,就有看到在火山口旁放著用Ti葉包起來,獻給火山女神Pele的祭禮。

想到夏威夷和太平洋島嶼,第一個想到的也許是椰子樹。所有的南島族群的確都是椰子文化。但是夏威夷卻是例外,他們是 Kukui 文化。Kukui是一種長在樹上的豆子。這可不是一般人說的夏威夷豆。吃了可是會清腸的。剝開外皮後,裡面有硬殼,夏威夷人會把殼打亮,串起來當Lei項鍊。再把硬殼敲碎,裡面有白色固態的油。傳統夏威夷人拿這個油燃燒,所以英文叫它 Candle Nut蠟燭豆。把油提煉成透明液體後,它可以防曬,治曬傷,還可以治療嘴巴破洞。總之,小小一豆,用處多多。

到山上看了目的瀑布,雖然美,但是過程似乎比終點美麗。在山上有水的地方,免不了餵蚊子。Bryan解說,夏威夷原本是沒有蚊子的。直到從中南美洲的捕鯨船在十九世紀初開始使用waikiki當停靠點時,把廢水倒入當時是一片沼澤的waikiki(wai在夏威夷語是淡水的意思,kiki則是冒出來。夏威夷都是火山島,而在地底流動的岩漿會形成 lava tubes岩漿管道。下雨的時候,雨水無法滲透火層岩,會就順著這些管道一路流到海邊冒出來。waikiki到今天還有條地下河流。下雨時,許多旅館的地下室會因此淹水)。這些廢水帶著蚊子的孓,於是在沼澤地區,它們就快樂繁殖了起來。更慘的是,這些蚊子在夏威夷沒有天敵。waikiki頓時變成蚊子遮天的人間地獄。為了趕走蚊子,在一九二○年開了一條運河,讓沼澤變成活水。同時就把waikiki蓋成了今天的渡假天堂。對了,waikiki海灘的沙是進口的喔。

就這樣短短的行程,我學到了這麼多坐在旅行團行程中學不到的知識。也認識了一個真正快樂的人。我很羨慕Bryan,他知道人生中他要的是什麼,更已在一個讓他快樂的地方。就在他送我回旅館的時候,他還說今天天氣真好,他等不及去海裡進行水上活動了。

女生們對這樣的人心動嗎?

呵呵,這麼好的人當然已經有女朋友了。他和他的女朋友合買了一棟房子。在他房子那區附近有一個很大的瀑布,可以從上面跳到水潭中游泳。雖然他抱怨太潮濕了,如果不每間一台除濕機,衣服自然都是濕的,不過,台灣不也是這樣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轉貼》遊戲規則:很簡單,開始遊戲的人出一個題目,在自己的Blog上寫下答案,然後把題目丟給另外五個人,在文末附上這五個人的連結,並且到這些人的留言版上留下:「哈哈!你被點名了。」(哈哈是我自己加的)。這五個被tag到的人,在自己的Blog注明(並附上連結)是從哪一個Blogger那裡傳來的題目(這時候「引用」功能就很好用),然後寫下答案,再去貼另外五個人。如此繼續下去;被點名的可以不接唷!

不知道有沒有其他的中文Blogger已經在玩這個遊戲了?就算有,人人都可以出新題目,開始新的Blog tag。

好,現在就開始貼吧!

題目:怪癖。寫下五個自己的怪癖、奇怪的嗜好、異於常人的習慣。GO!!

-------------我是分隔線-----------真的-----------

一、不愛用指甲剪。手指多用咬的,通常是在洗澡的時候咬。腳指甲也一樣……我是說……一樣不愛用指甲剪啦,你想到哪去了?我愛用手指去摳,摳出凹洞後,再像開食品包裝一樣撕下來。也是洗澡後會做……因為剛洗完指甲比較軟嘛 -_-

二、愛吃西瓜,可以一次吃掉一顆大西瓜,我媽都叫我西瓜肚,因為她可以買兩顆西瓜,兩天後就吃光。她和我爸都只吃一兩片。

三、愛吃湯湯水水的東西,只要有湯湯水水的菜就可以吃很多。反之乾乾的菜就比較沒胃口。

四、睡覺愛側睡,而且愛抱著東西睡。

五、是嗅覺動物。在感觀上似乎是嗅覺>聽覺>視覺……請不要跟我說這是因為我近視和瞎子差不多 >_<~ 不過……我沒帶眼鏡的時候,似乎會聽不懂別人講什麼。連在講電話也有這種情況 =_=

-------------我是分隔線---------不信來摸摸看---------

點名:我,想想....
好,我想到了。以下五個人,你們被我點到了:
Blue Sweetie
Blue Angel
球球
瑄瑄
雨萱

以上五個人,都要寫五個怪癖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Aug 16 Tue 2005 01:11
  • 對窗



為搭上妳的窗邊
一年一年的
使盡力氣
自己的笨拙 壓低了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6 Tue 2005 01:11
  • 睡蓮



別再閤起了
我答應 遠遠望著
直到妳願意靠近

當我離去,妳會來看我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6 Tue 2005 01:10
  • 倒影



我好像隔著一片玻璃看妳,
朦朧的身影似起了漣漪。

是否真的那麼捉摸不定,
伸手可即,卻摸到空氣,
甚至迷失自己。

如果提起老虎,妳會嚇跑嗎?
那就不說了。

已分不清是妳是我是倒影
當作我心虛幻,
即使飄邈,仍高興愛上妳。
享受想起妳就泛起的微笑。

至少 弧度 是真實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了一部叫 Dreaming of Tibet 的紀錄片。
導演Will Parrinello在尼泊爾,印度,和美國拍攝西藏難民的生活狀態。

僅管離一九五九年中國入侵西藏已四十六年,
每年西藏還是有平均二千人冒著凍死的危險逃到尼泊爾。
這些難民多半是二十歲不到的小孩,有的也許才五歲。

在路上他們不能停留,必需沒日沒夜的走。
一但停下,就有凍死的可能。

在尼泊爾有一間只有一名藏人女護士的看顧所。
她先生和小孩去達蘭薩拉追隨達賴喇嘛,
她卻為了難民一無反顧的留在尼泊爾。

這些小孩有的凍傷了腳,有的被冰紋面,臉上的傷痕像是被火燒過。
而這名護士只能給予簡陋的治療。
因為尼泊爾不歡迎這些難民。
難民們只有從尼泊爾到印度的通行簽證。

這幾年來,中國對印度和尼泊爾不斷施壓,
尼泊爾不但關閉了達賴喇嘛的辦事處,禁止藏人公開慶祝法王生日。
遣送難民重回中國壓迫,甚至強迫關閉了提供難民簡單醫療的看顧所。

電影結束時,拍攝的導演,和電影中的女護士和一名在LA的女士走出來和大家交流。
女護士在開了十年的看護所被關閉後,去印度的達蘭薩拉和她先生相聚。
對於新難民的處境,她的臉上流露不忍的神情。

和在場的一名支持西藏的白人聊天,
他以為我是藏人(我哪裡像了......)
他開玩笑的說,美國應該和中國說,我們把台灣給你,你們就讓西藏獨立吧。

其實,西藏,台灣,東土耳其斯坦的命運是緊緊連結的。
只有西藏人,台灣人,或是東土人,要對中國得到勝利實在太難了。
如果還要互相犧牲彼此的利益,夢就沒有實現的一天。

佛法非教導犧牲其它眾生利益,來達成自己目的那樣的宗教。

為了一個高貴的夢想,而行邪惡的行為,那麼夢想也一樣會變調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在博物館挑高的玻璃走廊下,專注的為佛像的袈裟點上金色的紋路。
面對眾人圍觀,他的手沒有絲毫晃動。
班長趁他休息的時候詢問他的故事。
這名西藏難民,在中國的脅迫下,
家人不得已,讓他穿過了雪山逃難。

小小的他像許多流亡西藏外的人一樣,出家成了喇嘛。
現在雖然還俗,卻仍把生命奉獻給佛教。
他用藏人特有的自在語氣說:還俗是為了學苦。

佛書上講了很多苦,愛戀的苦,家人的苦,生活的苦,
但還是出家人的時候,他對這些苦都沒有深刻的認識。
每當他扺達了一個地方,就會有信眾搶著來接機。
在他面前信眾都是恭敬又謙卑。笑容滿面語氣溫和的對待。

可是當他是以在家人的身份出現時,
他看到了人性真實的一面。
找人接送,大家都說很忙,請他自己想辨法。言語也不再恭敬。
似乎脫下了一件衣服,換了一個髮型,他就不再是原來的他了。

唯有了解了苦,才讓他懂得感恩,也才能產生出離心。
他說從前有人給他一千塊,他也只是收下,說下次再見。
而現在有人給了他二十五毛錢,他會誠真的道謝。

其實,做為一個在印度,或尼泊爾的西藏僧侶,
生活環境簡陋,醫療缺乏。
每次離開寺院前往國外弘法,還沒坐上飛機前,
就要在崎嶇的山路上坐十七個小時的公車。
生活是多麼的苦?

其實從小就失去家人,甚至失去國家,
是多麼的苦?

在冰天雪地中,僅以單薄的衣物,和一雙簡陋的鞋,
翻山越嶺的逃難,又是多麼的苦?

問他後不後悔還俗。
他想了想,笑著說:會。可是這樣生命也很美妙。

這樣豁達的生活觀,讓人難不審視自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