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鬼,怕小啊?
雨打到窗戶大聲到像陌生人敲門又不會有危險?
有老娘在啊!

小鬼,怕小啊?
就是我在你頭上打個爆雷,就是我以閃電俠的速度向你搞暴露
照亮了你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臉又怎樣?
有老娘在啊!

有一天你會了解,
天性就是這樣的,
同樣是這個把你拉近我的雨
會跌倒在河和大地,
和森林與沙漠上,
才能形成你早上看到的花花世界啊

小鬼,怕小啊?
就算烏雲把你最喜歡的股溝遮住了
我還有蠟燭可以讓我們做很爽的夢!
有老娘在啊!

小鬼,怕小啊?
就算風讓樹看起來像怪物,樹枝像他們的魔爪,那又不是真的?
你聽懂了沒啊?
有老娘在啊!

說給你聽也沒關係,就連我也曾是一個
小鬼,我也不知道在怕三小
可是總有一個尖頭的人會來
榨乾我所有的淚水,用小甜甜的夢來換畏懼
再在睡前打個啵

可是我現在長大了
老化的痕跡也開始出現
這些雨是生命成長的一部份
雖然現在夜黑又晚了
所以我會抱著你等,
直到你閤起該去收驚的眼睛

我希望你知道...

事情都是睡過去就好了
雨明天早上就不下了
但是別以為老娘就不在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Lullabye For a Stormy Night (聽音樂請按)


little child, be not afraid
though rain pounds harshly against the glass
like an unwanted stranger, there is no danger
I am here tonight

little child, be not afraid
though thunder explodes and lightning flash
illuminates your tear-stained face
I am here tonight

and someday you'll know
that nature is so
the same rain that draws you near me
falls on rivers and land
on forests and sand
makes the beautiful world that you'll see
in the morning


little child, be not afraid
though storm clouds mask your beloved moon
and its candlelight beams, still keep pleasant dreams
I am here tonight

little child, be not afraid
though wind makes creatures of our trees
and their branches to hands, they're not real, understand
and I am here tonight

for you know, once even I was a
little child, and I was afraid
but a gentle someone always came
to dry all my tears, trade sweet sleep for fears
and to give a kiss goodnight

well now I am grown
and these years have shown
that rain's a part of how life goes
but it's dark and it's late
so I'll hold you and wait
'til your frightened eyes do close

and I hope that you'll know...

everything's fine in the morning
the rain'll be gone in the morning
but I'll still be here in the morning

窗外的風雨聲 夜裡特別平靜
回憶往往不可拆散
為雨聲伴奏的
是 府城夏日、陣雨方歇,特有的氣息。

走到雨中伸出舌頭的小孩,今天會冷
他決定窩在房子的軀殼裡
陪著滲進的風,哼它細微的哭號。

今天的妳很勇敢 而我還在猶豫
一腳浸在雨水裡 失去了知覺 仍想往前走
卻凍透了 乾鞋包著的那隻 原地停留

話語不再滴落的時候
就熱壺苦苦的咖啡 一個人配藥喝

妳的琴聲很柔 卻沒聽見妳的嗓音
只有我 隨著風 細微哼著

little child be not affraid, I'm here tonight.

嗯,上面好像寫偏了,怎麼寫一寫又變成那種文體? =_=
今天晚上,外面下的大雨,我抓著一本書,
靠著沙發,聽著有點像布幔在空中振動的聲音。

這首歌聲,讓我放下了手中的書。
不知道是不是天的安排,讓雨聲為這首歌伴奏。
電視上是個亞洲女生,在一場小型的演唱會中,獨自彈著鋼琴,輕輕的唱著。

她唱完這曲後,我只記得 Little Child be not affraid 和 I'm here tonight 兩句。
在腦海子還沒忘記之前,到電視桌前拜了神。
找出了這位在 KQED上說話低沉,歌聲飛揚的女生叫 Vienna Teng。

二十六歲的她從史丹佛大學的電腦資訊系畢業後,進了同樣在灣區的 Cisco 工作。
兩年後,她離開了工作,全心投入了她從小接觸的音樂裡。
從灣區開始,漸漸的越來越有知名度。

她仍不是美國家喻戶曉的歌手,也不曾在銷售排行榜上留連
讓我懷疑,為什麼她沒有像 Norah Jones 或其它白人歌星那樣成名。
也許,這真的是個白人的國家吧。

不知道為什麼這首歌為什麼讓我感動。
它的歌詞也許可以說老套,只是老套得讓我感到很安全。

Vienna Teng 的 Official Webs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這句話大家都聽過可是什麼是太極?那個圖又為什麼畫成這樣呢?來看看其它解說:

周敦頤「太極圖說」:

『無極而太極。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復動。
一動一靜,互為其根。分陰分陽,兩儀立焉。陽變陰合,而水火木金土。
五氣順布,四時行焉。五行,一陰陽也。陰陽,一太極也。太極本無極。』

讀完了還是完全霧煞煞……

直到最近看到一篇介紹太極的文章才了解,原來太極本來是科學的。只是古代的人有將天文學和宗教合一的需要,才讓太極越來越玄。 看看古時候的太極圖吧:



古時候的太極圖看起來怎麼這麼彆扭?第一個太極圖又是怎麼畫出來的呢?不如回想一下易的解譯:

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易」這個字是什麼?原本易字是這樣寫的:



可見易是日在上,月在下,原本是日月更變謂作「易」。

發現太極的原因應該起於找方位有關。在還沒發現地球磁場前,古人只有兩個方法可以定義東西南北。一是白天靠日出,二是夜晚靠北斗星與北極星。

為了找出東西南北,古人在地上插了八尺的竿子,日出為東,日落為西,而一天中影子最長的一點為南,最短的為北。

到了晚上北斗春天朝東,夏天朝南,秋天朝西,冬天時朝北。

(也許這是東西南北,和東南西北兩種順序的由來?)

久了古人就發現,白天的方向和夜晚的方向並不完全一樣。而白天的方位是隨季節改變的。

於是古人持續的在中午觀察,並紀錄竿子的影子有多長。一年下來,將每天中午影子留下來的點畫條線連接起來,將線的兩邊分為沒影子的一邊(簡稱陽),和有影子的一邊(簡稱陰)。並以影子最遠的點當半徑畫一個圓,裡面在以等距畫五個同心圓,古人得到了下面這個圖:



竿子中心,也就是圓心,到最遠的圓周的半徑中,只有一條是全部都在陰的部份裡面。那一點是冬至。半徑全部在陽部份裡面的那一點是夏至。半徑先一半在陰,再一半在陽是春分。先一半在陽,再一半在陰的是秋分。

影子的線和六個同心圓的交點可畫出二十四條半徑。這二十四個點就是二十四節氣。

從正中間的半徑(子午線)到冬至半徑剛好是約二十三度,就是地球旋轉時傾移的角度。而那條陰陽的分隔線就是「黃道」。

這樣畫出了什麼圖?就是古太極圖。

而今日的太極圖只是太極迷信化之後被美化過的樣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點進來玩


聖誕節越來越近了,到處都是快樂的樹、老人、禮物、卡片、歌……

看他們不爽嗎?那就進來發洩一下吧!

進入遊戲後,按 Space 輸入這些密碼可以換帽子喔:

merry_and_bright→聖誕帽
trick_or_treat→萬聖節
bad_hair_day→棒球帽
catch_me_lucky_charms→愛爾蘭帽
no_i_in_team→美式足球帽
world_domination→變態超人帽?
yar_and_avast→海盜帽
i_say_old_boy→大亨高帽
gallan_n_milo→馬?
hail_to_the_queen→兔子
plunder_n_pillage→維京帽
adrian→藍扁帽
pil_seung→韓國高笠
play_it_again→五十年代帽
robot_boots→卡通擋風鏡

如果被 holiday spirit 逼瘋了也沒關係,把結束畫面上的密碼抄下來,
重新開始的時候輸入就可以接關了 ^^~

第十關→carbonation

開始海扁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得書知問吾夜來腹痛不堪,見卿甚恨,想行復來,修齡來經日,今在上虞,月未當去,重熙旦便西與別,不可言,不知安所在,未審時意云,何堪?令人耿耿。

昨天醫生把我晾在一旁,我手腳發麻,最後完全感覺不到四肢,只能蹲在牆邊。之後他們拿文件給我,我連筆都拿不動,潦潦寫下勉強可以說是我的簽名時,我的腦海裡想到的是右軍的這帖。

應該是國小或國中吧?我第一次看到這帖,就對「夜來腹痛不堪」一句印象深刻。還是對那看似「瞌睡頓醒,嘴角邊拉起的一絲晶瑩」,居然是在寫一個「與」字深深不解才印象深刻?

總之,那一紙簽名,只怕連書聖也自嘆不如吧?

逸少啊逸少,寫掉一缸水算什麼,大家都知道水是會蒸發的。而且又浪廢很多紙,破壞森林。遠比不上我打壞十個鍵盤的上進心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