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初聽到 The Kite Runner 這本書是我兩位印度裔同事在吃飯的時候聊起它。對他們來說書中的人事物大概有如台灣人讀日本小說一般熟悉。我一直很想讀這本書,但是一直沒有行動。直到今年在台南一間十分時尚的義式素食餐廳裡翻了台灣譯版的「追風箏的孩子」。看完第一章後,我發覺我進入了一開全新的世界,故事裡阿富汗短暫的昇平年代有如奇幻世界一樣陌生,卻又說不出的熟悉。

  原書是用英文寫的,所以我決定讀英文版的避免一些翻譯上的隔閡,畢竟我們和阿富汗文化的隔閡已經夠大了。

  其實這本書的寫作手法對我來說有很多地方有些許的老套。比如說我讀完第一章後便覺得主角 Amir,主角的父親與他的小僕人 Hassan 間必有另外不尋常的關係。和讀到中段時便以預知 Amir 最後會領養 Hassan 的小孩。這並不是作者的錯,因為我相信故事的寫法和路線對歐美人士來說是頗為新穎的。但是也許亞洲人講故事的法式比較類似吧,有很多伏筆的手法我總覺得似曾相識。

  僅管如此我仍被書中內容深深吸引著,因為在主要劇情中塞滿了有關主角經歷的細節,這些細節有的是阿富汗日常生活的形容,有的是兒童生活中的小插曲,異鄉人來到美國討生活的心聲,最後有些關於逃亡、戰爭、種族與宗教迫害的細節。這些反而是我無法想像的。

  一本好的小說離不開人性,尤其是在艱難中受著考驗的人性。在惡劣的環境下不論是無所不在的人性弱點,或是曇花一現讓人感到無比驕傲的光明面,都是一個好故事所必備的材料。而命運中濃郁的諷刺感是一個故事最好的調味料。The Kite Runner 就是這樣一本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施部長您好,


我是一個在攻讀碩士的工程師,但平日是一個十分熱衷的棒球迷滿相當關心台灣棒壇的發展。


近日有一個判決讓我想當不解。去年年底中華職棒大聯盟總冠軍賽前夕,La New 熊的的林光宏投手教練遭人挾持。經媒體誇大報導宣染放水後,不但讓國內職棒發展再度受到打擊,更讓林光宏失去工作,並遭體壇封殺。


對嫌犯判決的新聞如下:

 

hansio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施部長您好,

我是一個在攻讀碩士的工程師,但平日是一個十分熱衷的棒球迷滿相當關心台灣棒壇的發展。

近日有一個判決讓我想當不解。去年年底中華職棒大聯盟總冠軍賽前夕,La New 熊的的林光宏投手教練遭人挾持。經媒體誇大報導宣染放水後,不但讓國內職棒發展再度受到打擊,更讓林光宏失去工作,並遭體壇封殺。

對嫌犯判決的新聞如下:

打假球疑雲/強押前熊隊投手教練 4嫌判刑

前職棒熊隊投手教練林光宏遭挾持打假球案,高雄地院2日分別將林光宏押往旅館,並控制行動自由的李俊明等3男1女嫌犯,依妨害自由罪處2至3月不等徒刑。

法官指出,涉及妨害自由的李俊明、潘永祥、陳柏強等3人各處3月;另況奕璇處2月,均得易科罰金。

判決書指出,竹聯幫平堂堂主田震宇(38歲)與魏士原及女子況奕璇(32歲)、潘永祥(25歲)、陳柏強(28歲)、李俊明(29歲)等人都是認識朋友。

95年5、6月間,魏士原透過友人郭慶章介紹在高雄市住處海產店,認識時任職棒熊隊投手教練林光宏,之後,竟基於詐欺犯意,與蔡森鴻向田震宇、伍運福等人吹噓,其與林光宏及熊隊球員有熟悉,可以代為安排球員打假球。

田震宇就以信為真,並與魏士原各出資3百萬元作為綁球員打假球資金,不料蔡森鴻獲悉魏士原保管6百萬元資金,竟前後向魏士原拿了4百多萬元,其中只少數資金請認識球員飲宴,其餘的金錢都被挪來清償債務。

後因田震字投資3百萬元,未能獲得「消息牌」,導致他下注簽賭輸錢,加以魏士原、蔡森鴻又避不見面,誤以為林光宏與魏、蔡共謀向他詐騙,就教唆李俊明、潘永祥、陳柏強,於10月20日11時許,強押林光宏到高雄縣鳥松鄉太湖船汽車旅館。

其間,田震宇等人並在附近小百貨購買綑綁林光宏繩索及膠帶後,又轉往高雄縣御宿汽車旅館,以手機對林光宏錄影存檔及脅迫簽下3張空白支票,直至10月21日凌晨4時30分,才在高雄市前鎮區二聖路將林光宏釋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arder than the field of Diamond... at least for me: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棒球從 1920 年就號稱是「統計的運動」。但是事實上傳統棒球的數據並沒有辦法真實的反應球員的好壞。70年代有一個叫 Bill James 的老兄大學統計讀完正事不做,天天在算棒球。並把自己的看法和發明的新評價方式自己花錢小量發行,漸漸的也吸引了一群跟隨者。Bill James 給這個研究棒球的方式起了個名字,Society for American Baseball Research Metrics,簡稱 sabermetrics。但是他們和真正棒球圈的人是兩個世界的人,他們躲在他們的地下室裡算統計,棒球場上咬煙草的總教練與坐在豪華辦公室裡的球團領隊照舊玩他們的。

直到九○年代有一個叫 Billy Beane 的天才型球員在多年努力後,還是達不到大家當年對他的期盼,最後決定試著當個球隊管理者。在 1997 年 Beanean 正式成為小本經營 Oakland Athletics 的領隊,在球團資本有限的情況下, Beanean 用 sabermetrics 那套算出一年要幾勝才能進季後賽,算出怎樣能力的組合可以贏得足夠的勝場數,再買進換入一般市場上認為有缺陷,但是卻符合數據要求的球員。從那之後運動家隊年年進入季後賽,並且把當年便宜的球員轉化成大筆的鈔票賣出。有位記者發覺了這點,寫了一本介紹個成功的書 Money Ball。Sabermetrics 這才開啟了大部份棒球球迷、球員、與教練團對新統計觀念注意。

但是統計算這門東西這個很硬。諸如 Win Shares、Win Expectancy、VORP、CERP、GDIP這些能夠把明年叫個球員打點會幾分,球團會贏幾勝算得只有±5的誤差的東西,對我來說已經是知天命的天書了,平常只敢偷偷的瞄幾眼。直到上半季結束的那期「職棒雜誌」裡 La New 現任打擊教練呂明賜做了這樣的發言,大意是說:

「上半季熊隊打線的表現並不算真的很差,只是其他幾支球隊的攻擊實在太過出色,相較下熊隊的表現顯得不突出。還有、呂教練他認為集體低潮會過去,下半季他有信心! 」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