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緬甸現在一團混亂,畢竟鄧克保這個名字的來源和緬甸也小有關係,但是如果是討論緬甸的情勢就稍微太有用了點。我發文的重點就是要「無用」!

緬甸在 CNN 上 24 小時連播,不禁讓我想起一年前我在英文中國歷史討論版上的一個小小研究:緬甸為什麼要叫緬甸?(天音:真的有夠無用啊~)

緬甸之甸字尤其莫名其妙。因為這個字並不是音譯。如果是音譯那麼「緬瑪」才是個較有道理的翻譯。

緬甸最強勢的族群就是緬族,原文的羅馬拼音是「Burman」。其字源為「Brahmadesh」,意為「land of Brahmans」,中譯就是「婆羅門之土」。也就是說緬族至少在自認上和印度的貴族婆羅門有關係。

最 早今日緬甸的國名是「Myanmar」,來源為「Myanma Naingngandaw」。中譯為「緬瑪共合」。最早有關 Myanmar 的記載來自於東南半島上的「蒙族」(Mon),和蒙古沒關係,於 1190 蒙文提到了「Mranma」(和 Brahma 字源的關係明顯)。事實上今日的緬文中,國家拼音仍作 Mranma,只是在讀音上出現在 r -> y 滑音轉變。也就是 Myanma 的來源。

而語言學家認為 Myanma 不過是 Burma 的轉音(Burma 又僅是 Brahma 的轉音)。不過今日緬人的用法上, Burma 已單指緬族人,而 Myanma 才是指國家的稱呼。

有 理論說最早有關緬甸的漢文記錄出現在漢朝,譯為「不毛」(Burma)『出師表:「五月渡瀘,深入不毛」』也就是不毛之地的來源。但是不毛也可能不是指整 個緬甸,而僅指捉到孟獲之地,今緬甸八莫 Bhamo。不過也有可能 Bhamo 和 Brahma 兩字本來就有關連。

漢文記錄中最早寫到「緬」的是 1273 年,已經是元朝的事了。元史中的記載十分簡短:

列傳第九十七
外夷三

緬國為西南夷,不知何種。其地有接大理及去成都不遠者,又不知其方幾里也。其人有城郭屋廬以居,有象馬以乘,舟筏以濟。其文字進上者,用金葉寫之,次用紙,又次用檳榔葉,蓋騰譯而後通也。


可見最初有關緬甸的漢文記載是沒有「甸」字的,僅為緬國。其中金葉指的是貝葉。

到了明朝對緬國的記載就出問題了:

明史卷三百十五 列傳第二百三
雲南土司三

緬甸,古朱波地。宋寧宗時,緬甸、波斯等國進白象,緬甸通中國自此始。地在雲南西南,最窮遠。有城郭廬舍,多樓居。元至元中,屢討之,乃入貢。

明太祖卽位,遣使齎詔諭之。至安南,留二年,以道阻不能達而返,使者多道卒。洪武二十六年,八百國使人入貢,言緬近其地,以遠不能自達。帝乃令西平侯沐 春遣使至八百國王所,諭意。於是緬始遣其臣板南速剌至,進方物,勞賜之。二十七年置緬中宣慰使司,以土酋卜剌浪為使……


其實記錄還滿長的。不過問題是……那個甸是哪裡冒出來的?????????????

緬甸之甸謎題就此展開了……

去年我因資料不足,最後只停在推論上。那就是明朝把緬國當為雲南的一部份,而雲南中地名有「甸」字的極多。諸如:南甸、者樂甸、瓦甸(可能為 Akva 卡瓦族。註,考證為 Ara 阿瓦國)、尋甸、灣甸等。所以誤以為這個甸是該地對所有地名的慣稱。也誤植了個甸字在緬甸上。

今天再上網查了一下,沒想到答案這次變成是 google 上第一筆資料了。

現今雲南地名裡仍在使用的「甸 」字,多數是由彝語音譯而來。「甸」在彝語裡作「壩子、平壩」(盆地)解。例如,「魯甸」是「彝族居住的壩子」,「甸中」等於「在壩子中」。還有少數源自藏語、白族語。

緬甸除了北部外,全是河流堆積的平原,要說它是個「甸」還真的很不像。所以一個明朝的丁丁就讓我們一路丁丁到現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今天下課回到家一看,熊隊被海中的生物K。這種時候我想大家感覺當然是無奈和無助。大家選擇的反應方法也不同。有的人想鼓勵球員。有的人站出來講覺得哪裡做錯了。我只能再算下去,看看有沒有什麼數據能幫熊隊找出問題的所在。

有的時候我覺得真的有人在看熊版,把我們的意見反應給熊隊。這幾天我在鼓吹黃小偉上一軍。結果他真的回來了。但是一個打席被三振之後就被換下去了,可惜。之 後大概只有洋投上來的時候小偉才有機會吧。但是洋投好像只剩羅銳……霸龍第一天上場表現也不好。三打數三振也有,雙殺也有。很久沒打不管是誰手感都會變差 吧。

言歸正傳,二軍的 EqA:

今年二軍歷經年初不知哪隊搞鬼,造成政府放話差點不讓替代役加入職棒後,雖稍微正常化但賽程仍然很少。到現在 La New 二軍也才打了 35 場,其中還有兩場是和台電與台體打的。

這樣的情況當然讓數據有點難算,不過也只能這樣了。

二軍聯盟 EqR 為 796 分,出局 3075 次。
一軍聯盟 EqR 為 2702 分,出局 12578 次。

換算起來二軍一分 EqR 是一軍的 0.828 分 EqR。這個數據也顯示一軍的投手水準的確比二軍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此篇經過森川指教已修正數值)

以 EqA 來看 La New 打線:

除了比較不同聯盟的打者外,EqA 也是衡量同聯盟中打者最好的方法。熊迷們對今年「暴力熊打線」似乎一振不起感到很迷惑。有些人覺得今年只是其它五隊打擊變得很強,而熊隊打線和去年其實是持平的。但是當緯來的主播球評們不斷指出今年全聯盟投手戰力不如往年的時候,就算真的「持平」會不會只是「不進則退」呢?

看一下今年到九月十五為止,台灣職棒 EqA 的前二十名:

球員    EQA (Adjusted)
陳 金 鋒  0.375
謝 佳 賢  0.342
彭 政 閔  0.338
*東尼    0.320
布雷    0.318
卡洛斯   0.316
高 俊 強  0.313
高 國 慶  0.311
*考菲    0.309
劉 芙 豪  0.303
林 智 勝  0.299
張 泰 山  0.297
陳 冠 任  0.296
潘 武 雄  0.290
林 鴻 遠  0.284
陳 連 宏  0.281
王 傳 家  0.279
鄧 蒔 陽  0.278
陽 森    0.276

除了鋒哥和大師兄外,La New 其它人都摃龜。而且其它隊的洋將很明顯的集中在前十名內,顯示出洋將的價值。

前二十名中統一佔了六名,誠泰佔五名,兄弟佔三名,中信和 La New 各兩名,EqA 誠實反應今年聯盟的打擊狀況。而 La New 今年打擊不佳也十分明顯了。只有兩個人上了聯盟的 EqA 排行榜,也難怪打線不連串,餐餐沒滷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此篇經過森川指教已修正數值)

棒球數據有個問題,就是聯盟和聯盟間的程度不同,所以很難拿不互相比賽的聯盟之數據相比較。一個在日職上壘率+長打率高達1.3的打者,到美職表現會是如何呢?

要找出這個答案,除了真的把他送去大聯盟打打看之外,唯一能回答這個問題的數據就是 EqA。
EqA is one of several sabermetric approaches which validated the notion that minor league hitting statistics can be useful measurements of Major League ability. It does this by adjusting a player's raw statistics for park and league effects. - wiki

根據 Baseball Prospectus 網頁與 wiki 的條文所解釋, EqA (Equivalent Average) 值是獨立於球場與聯盟影響之外的打擊能力。聯盟投手強弱對這個數據是不是真的就沒有影響,我不是很確定。但是比起其它的數據,這的確是比較不同聯盟中最好的方式了。

為什麼會寫這篇文呢?我在熊網上的解釋是:
有些討論中,有些人覺得中職選手沒有出國的水準。我只是想看看是不是如此。既然 EqA 可以衡量小聯盟打者在大聯盟的表現,那拿中職的數字來比可不可以呢?我不是很確定,請大家指教。

其實我開始研究 EqA 真正的原因是……我想寫信給 Oakland A's 的 Executive, Billy Beane,推薦他邀請陳金鋒參與明年運動家隊的春訓。當然這種事很難在熊網上啟齒,在熊網上說有可能會被大卸八塊吧 =_=

陳金鋒當年如果沒有 Jim Tracy ,或是在美聯,到底可不可以站穩大聯盟一直是我很好奇的題目。而陳金鋒今年放棄去日本之後,還能不能再挑戰國外職棒也是許多人關心的話題。我和朋友發現今年運動家隊傷兵累累之下,外野手情況只能說是慘不忍賭。而運動家人的總經理正好是魔球中所說數據經營始祖, Billy Beane。如果有足夠的數據,說動他邀請陳金鋒去參加春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以下所有數據都是 2007/09/15 為參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7) 人氣()

陸正案纏訟20年 更十審未定罪
更新日期:2007/08/27 22:09


二十年前新竹市喧騰一時的陸正命案,十歲的陸正放學途中被綁架,歹徒勒索一百萬,還痛下毒手殺害陸正,二十年來陸正的父親陸晉德,不斷奔波法院,希望能將兇手定罪,然而被指認為兇手的邱和順等人,由於當年刑求逼,雖然自白犯罪但缺乏直接證據,今天下午陸正案更十審開庭,從年輕的爸爸已經變成滿頭白髮的陸晉德,依舊從新竹趕到台北親自出庭。


滿頭白髮的陸爸爸,又來到法院,這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上法庭了,但二十年來不斷奔波,始終無法將殺害陸正的兇手定罪。陸晉德:「我們浪費了太多時間,但是我們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炒冷飯,這個冷飯炒了二十年,也由冷飯變成炭了!」想起當年十歲的陸正,假如還活著,現在也已經是三十歲的青年了,但時間卻在二十年前畫下句點,民國七十六年,就讀小四的陸正放學途中被綁架,家屬付出百萬贖款,但孩子始終沒有回家,十個月後警方抓到嫌犯,認定是以邱和順為首的綁架集團,將陸正殺害棄屍新竹崎頂海邊,然而取得證據和口供的過程備受爭議。


陸正命案被告吳淑貞說:「我心裡很痛苦,我想要一個平靜的生活,如果我有做,我早就去執行了,我沒有必要這樣子二十年,兇刀指紋我都願意去給他們驗,都不是我們的,但是沒辦法,因為我們每個都被打!」想到刑求過程,恐懼的眼淚不斷掉下來,十八歲就認為是殺人兇手,被判十一年,吳淑貞難過的說,假使不上訴早就服完刑期,但她不願認罪;被認定是主嫌的邱和順和林坤明,羈押二十年了,還是堅稱自己的清白。陸正命案被告邱和順說:「(沒有策劃什麼綁架案)沒有啊!都沒有!都是冤枉的,我們是被冤枉的!」然而是不是他們殺了陸正,現在只有真正的兇手心裡有數,陸正的父親追兇二十年,從黑髮變成白髮,始終無法讓真兇繩之以法,遺體至今也沒有尋獲,懸宕二十年的案子,還能夠不斷上訴、更審,到底什麼時候能夠得到真相,慰藉陸正在天之靈沒有人知道。(記者尤淑嬿 葉子杰報導)




說到這個陸正被綁架之後撕票,分屍,用塑膠袋分裝拋入南寮海岸,後來又被沖到沙灘上這個案子,我想可能沒幾個人記得了。

不過對我卻是記憶猶新。因為二十年前,這個陸正是我在新竹市東門國小的學長。自從陸正被證實慘遭撕票後,我在珠算補習班的接送車上會和其它同學練習看誰能最久不呼吸,一方面可以躲過僵屍,另一方面被丟到海裡還可以游回來。大概是當年太小不了解被分屍的是什麼意思吧。

我爸爸會把我放到汽車的後車箱裡,叫我練習找開關從裡面打開後車箱脫逃。學校也請來專門人員來教防身術,不過應該是專門來賣防身器材的吧?所以那陣子每個同學的脖子上除了一串鑰匙,還有催淚噴霧,閃光警報器等。

事後我也記得新聞報導陸爸爸陸媽媽之後又懷了一個小孩,他們說是陸正回來投胎。

於是二十年就這樣過去了。

二十年前的新竹真的是個不願放棄白色恐怖的城市。寫作文還要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學校講方言要被罰錢就算了。沒想到當年新竹警方居然是這樣處理陸正案。看起來就是因為媒體(當年僅三台)熱處理,遭到上級關切,於是警方急著要結案,就抓了可能的人逼供。

這樣的人權,二十年了,陸爸爸陸媽媽還是沒得到正義。想到他們的處境,和可能根本就無罪的人受的折磨,想到爸媽不肯買催淚噴霧給我玩,不禁有點哽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