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是距離,
有三十公升的機會去接近。
美好的下午,笑容和關心,
一彎虹橋如此輕易,
撇去上唇與下唇的分歧。

是誰嘟起了嘴跺腳?
聲音甜得我無法抗拒。
最後四毫升,細微的壓力,
齒輪巧合的接銜,
相擁再無嫌隙。

心 歸零,
後座上 我還在原地。
創作者介紹

竹板凳的漁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