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書知問吾夜來腹痛不堪,見卿甚恨,想行復來,修齡來經日,今在上虞,月未當去,重熙旦便西與別,不可言,不知安所在,未審時意云,何堪?令人耿耿。

昨天醫生把我晾在一旁,我手腳發麻,最後完全感覺不到四肢,只能蹲在牆邊。之後他們拿文件給我,我連筆都拿不動,潦潦寫下勉強可以說是我的簽名時,我的腦海裡想到的是右軍的這帖。

應該是國小或國中吧?我第一次看到這帖,就對「夜來腹痛不堪」一句印象深刻。還是對那看似「瞌睡頓醒,嘴角邊拉起的一絲晶瑩」,居然是在寫一個「與」字深深不解才印象深刻?

總之,那一紙簽名,只怕連書聖也自嘆不如吧?

逸少啊逸少,寫掉一缸水算什麼,大家都知道水是會蒸發的。而且又浪廢很多紙,破壞森林。遠比不上我打壞十個鍵盤的上進心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sioux 的頭像
hansioux

竹板凳的漁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