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貼了兩篇很弱的呻吟文,只好貼篇棒球文來稀釋一下。

前一陣子做了一個「人格缺陷」的心理測驗,裡面就說我是那種如果有寫詩,寫的一定是這類東西的人:

You no doubt write angsty, syrupy lines about depression, sadness, and other such redundant states of emo-being that go something like this:

life is a spike / upon which i have impaled myself / fuck you dad

還真準啊……那麼今天就不要那麼廢渣一下。

王建民在美國時間四月五號將在奧克蘭先發,我和尚雍已經買好票了。想到可以現在大聲的幫王建民加油就感到很高興。

王建民去年出乎意料的升上大聯盟時,和他一同上來了個二壘手,Robinson Cano。對迷信大牌多年的洋基來說,王建民和卡諾兩人傑出的表現無異醍醐灌頂。兩人今年也順利的進入了開季二十五人名單。

台灣的媒體時常提起閉俗的王老虎在隊上和卡諾最熟。多年在小聯盟一同建立起來的情誼不說,對於滾地球王子來說,陣守二壘的卡諾更是讓王建民在場上安心的支柱。

其實這名卡諾和台灣另有淵源,這個淵源說來就話長了

(回憶漩渦開始轉動)

(還在轉動……)

(停!)


(借我小聲的哭一下,話說當年林仲秋二十四支全壘打突出重圍奪下全壘打王,我有林仲秋那張電射卡……如今……嗚,卡啊卡,你在哪裡?你知不知道你值很多錢啊?)

話說國小五六年級的時候(天音:這重要嗎?),也就是中華職棒三年,也就是中華成棒在巴塞隆納奧運兩度痛宰日本,勇奪第一屆正式奧運棒球銀牌的那年,一位洋將讓中華職棒統一三商兩隊吵得不可開交,甚至要法庭相見。

這名多明尼加出生的洋投來頭不小,曾在一九八九年於大聯盟休士頓太空人隊出賽六場。所以當他打算來台灣之後引起各球團爭取。他先和三商隊打了交道,並口頭上答應會加入三商,其後卻與統一獅隊簽了約。

最後在該年九月五日,統一領隊郭俊男提出相關資料證明合約應為統一所有。才讓這名洋投的歸屬有了明確的答案。這名洋將加入統一之後,被統一賜名「阿Q」,以促銷新上市的阿Q桶麵。三年與泡麵齊名的日子,相信是這位 Jose Cano 一生難忘的回憶。

而這名 Jose Cano 就是王建民隊友 Robinson Cano 的父親。


(中間兩人就是阿Q和小卡諾,阿Q明明比小卡諾高,手卻垂得比小卡諾還要低。頗有劉備的風範,不愧是投手啊)

阿Q在統一打了三年,交出十勝十二敗的戰績。也許是不符預期,被統一釋出。職棒九年開始回鍋台灣進入味全龍隊。這一次龍隊賜名「強龍」,勉強和Cano的音譯相近。強龍在味全交出兩年十五勝十三敗,渡過了味全三連霸的最後兩年,多了兩枚冠軍戒指。要不是味全龍在職棒十年解散,強龍也許還會在台灣投下去。

就這樣,強龍在台灣過了五年,是不是卡諾與王建民關係友好的另一個淵源呢?
創作者介紹

竹板凳的漁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