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f4B-r8KJhlE]

[運動畫報, Rick Reilly (里克‧萊里撰文)]

我試著做個好爸爸。給我的孩子們犯錯的空間。晚上還加班以支付他們的手機簡訊。甚至容忍他們,還帶他們去拍泳裝寫真。但是和 Dick Hoyt (狄克‧候伊特)相較,我這個老爸做得遜爆了。

八十五次,他推著他身體殘障的兒子利克,跑完四十二公里的馬拉松。有八次,他在一天內不只推著利克的輪椅跑完四十二公里,又拉著橡皮小艇游了四公里,還騎著手把上改裝特殊座椅的腳踏車載了他一百八十公里。

狄克還拉著利克越野滑雪、背負著他攀岩,甚至騎腳踏車帶他橫跨美國。似乎讓帶著你的小孩去打保齡球聽起來微不足道,不是嗎?而利克為他爸爸做了什麼呢?不多,只不過救了他一命而已。

這個父子深情在四十三年前的美國麻州溫雀斯特開始。利克在出生時臍帶纏頸,造成他腦部受損失去控制他四肢的能力。「他一輩子都會是植物人」利克九個月大的時候醫生這樣告訴狄克和他的太太 Judy:「你們最好送他去住在看護中心。」

但是候伊特夫妻不向命運低頭。他們發覺在房間內移動時。利克的眼光一直跟隨著他們。利克十一歲大的時候,夫妻倆帶他前往塔夫斯大學的工學院找尋幫助利克和外界溝通的辦法。「不可能的」研究人員告訴他們:「利克腦筋裡跟本什麼反應都沒有!」狄克挑戰他們講個笑話給利克聽。研究人員講完了,利克笑了。原來利克腦子裡反應可多了。當利克用手背觸碰式搖桿與電腦相連後,利克終於有辦法表達自己了。他的第一句話是:「棕熊隊加油!」

利克的一名高中同學在意外中半身不遂後,學校舉辦了一個義跑。利克敲打出了一句話:「爸,我想參加!」狄克,一個自稱一身肥肉的人,從來沒一次跑完一英哩,怎麼有可能推著他的兒子跑完五英哩?但是他仍然試了。狄克說:「接下來的兩個禮拜酸痛不已,換我變成了殘廢。」那一天改變了利克的一生。他寫著:「爸,當我們在跑步的時候,我感到我不再是個殘廢。」

而那句話也改變了狄克的一生。他為了讓兒子常常有那樣的感覺完全投入。並且下定決心要與兒子參加一九七九年的波士頓馬拉松。「不可能的!」馬拉松負責人拒絕了狄克的申請,因為候伊特父子不完全是一個單人參賽者,也不完全是一個輪椅競賽者。於是有幾年,狄克和利克直接擠進了馬拉松的人群中,隨著大家跑。幾年後,他們找到了正式參賽的方法。一九八三年,父子倆跑得快到通過了隔年正式參賽的標準時間。

接著有人問:「狄克,怎麼考慮不參加三項大賽呢?」一個從來沒學會游泳,而且六歲之後再也不曾騎過腳踏車的人,要如何拖著他五十公斤重的兒子跑完一場三項大賽?但是,他還是試了。如今,他們完成了二百一十二次三項大賽。包括四次全程十五個小時艱難的夏威宜鐵人賽。對一些二十五歲的猛男來說,被拖著一個成人的老頭超越一定是一生中最震撼的事。

「嘿,狄克,你怎麼不自己跑跑看呢?」有人這樣問。「絕不」狄克回答。因為他不是為了自己而參賽。而是為了在一起跑步,游泳,騎車時看到自己的兒子開心的笑容。

今年,父子兩分別是六十五歲與四十三歲。狄克與利克完成了他們第二十四次波士頓馬拉松,他們是二萬多名選手中的第5,083名。他們最快的馬拉松紀錄是一九九二年,跑了二個小時又四十分鐘。離世界紀錄僅僅三十五分鐘。如果你從沒注意過馬拉松比賽,世界紀錄的保持人當時沒有用輪椅推著另一個成人。

利克敲打出:「我老爸毫無疑問的是本世紀最偉大的老爸!」而狄克從這些長跑中也得到了另一項好處。二年前他在一次競賽中輕微的心臟病發做。醫生檢查發覺有他有條動脈95%阻塞了。「如果不是你一直保持著這麼好的體能」醫生告訴狄克:「你大概十五年前就死了。」所以你也許可以說利克和狄克互相救了對方一命。

現在利克住在自己波士頓的公寓裡(有專業私人看護)也在波士頓工作,而狄克從軍隊退休,住在麻州荷蘭鎮,總是找理由和對方相處。他們在美國四處演講,而每個週末一起完成些損筋斷骨的競賽。包括今年的父親節。那晚,利克請他爸爸吃大餐。但是他真正想要給他爸爸的是一個他買不到的禮物。「我最希望的事」利克打著:「是有一天老爸能坐在一張椅子裡,讓我推著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桃太郎
  • 摸一下你家,很久沒有跟你聊天了,自從你變成台灣團,唉,我們的世界就天差地遠,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