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張圖和棒球沒有任何關係。根被束縛住只能延著狹縫生長,路過時看到讓我想遠了。

下午三點半從車站坐捷運到芝山,一出站就看到首都客運的棒球專車。因為我提早要到球場,所以交通還算便利,到了車上也還有座位。棒球專車光是從捷運站開到天母球場大概就開了十分鐘。想想要是剛下班下課的時候就慘了。



下車後就是天母球場啦

看到票務人員在比賽前兩個小時就讓前面排了兩隊,趕緊先買球票。國內職棒的票務也是很大的問題。因為他們習慣把票務分成「一壘方向」、「三壘方向」、和「本壘後方」來賣。於是你想坐哪就要排哪,而且一個方位只有一個售票口。當兩隊人氣不一樣的時候,就會有一個窗口排得最長,然後另外兩個窗口裡的人沒事做。再加上他們的票務人員本來就真的很慢。

正確的應該是不要把票事先都印出來,觀眾來了可以到任何一個窗口,票務人員用電腦確認位置後把票印出來。

這樣有幾個好處:

第一:票可以有特色一點。
第二:任何窗口都可買到任何座位的票。

之後我就到對面的大葉高島屋去吃飯。



大葉高島屋……是少數美食街比百貨內裝漂亮的地方……

我本來想吃印度蔬菜飯,但後來還是先吃了一碗蕎麥麵。台灣百貨美食街比了一下,好像就是誠品旗艦店和高島屋的比較漂亮。



球場前有一些巨大的不銹鋼球……

後來接進比賽時間的時候果然交通很差,三壘方向買票的隊伍長到就是買到了大概比賽也比完一半的程度。其實最後都沒差,反正當天也才二千多人去看球,天母球場才坐一萬人已經算小球場了,但還有七千多個位可以自己選……

天母棒球場的工程自1997年開始,原設計為可以容納二萬席的職業用球場,但是在當地居民的反對與斡旋下,變更設計為六千人的社區型球場,球場於1999年落成啟用。

2001年11月18日台灣國家隊在天母擊敗日本隊勇奪世界盃銅牌,是天母球場成名戰。



球場內野看台



註:這個鐵網大概是向木柵動物園借來的吧……

天母球場最可笑就就是……在一三壘方向看台前有這個綠色的怪物……這個怪物比紅襪球場的綠色怪物還要可怕,因為坐在本來應該是視野最好的地方,前面卻有又粗又密的鐵欄杆。球在哪都都看不到了。當初為什麼會有這種設計實在難以理解。看球就是要準備接球,這是看球的樂趣之一。國外僅有在本壘正後方會放軟網子,因為這個方向的界外球最強勁。國內球場包括天母也有方本壘後面的軟網。但是一三壘方向放鐵網只怕笑掉外國賓客的大牙。如果是怕打到人一定要剝奪這樣樂趣的話,大可用不要那麼粗密的網子,更不需要鋼鐵網子讓觀眾連基本的視野都沒有了。球一顆那麼大,這種網子難道是要防止有人對觀眾射飛鏢嗎?



沒有外野看台的天母球場反而是本壘後方和二樓看台的視野比較好。





當天場邊來了不少小朋友,幾個小朋友都有照到臉,但是沒經過他們同意還是貼這種只有頭後面的。

陳金鋒在場邊揮棒走來走去的時候,這群小朋友們都跑到鐵網邊大喊「陳金鋒!我愛你!」

一開始是幾個小男生在喊,陳金鋒都會轉過頭來和他們揮手。後來變成幾個五六歲小女生在喊的時候陳金鋒轉過來揮手的時候就臉紅了。小朋友看球真的很可愛。鋒哥剛走出來和以前的同學中信鯨隊的鄭昌明聊天。有一段小插曲我難然有聽到,但是還是轉熊網上的位朋友的話:

「還有一個插曲是.....
當小朋友說陳金鋒叔叔加油時,
剛好小明站在鋒哥旁邊練傳球,
小明聽到小朋友的加油聲後,
冷不防的對小朋友說,(手指鋒哥)
他是阿伯(台語)啦!

鋒哥笑了一下,
作勢拿球棒要打小明後,
轉頭跟小朋友說:我是叔叔,他是阿伯啦~

這段小球迷與鋒哥、小明的爆笑對話,
只有進球場才看得到、聽的到喔!」

不過有的時候看到界外球,或是丟小熊,一堆大人去搶,小朋友矮小往往搶不到。在國外通常如果附近有小朋友要,大人通常都會給。像那天我前面坐了一個美國美眉,她的朋友帶著小朋友一起來看球。陳峰民打全壘打後的小熊,後排三四個男生衝上來搶,把三個本來就坐在那邊的小朋友擠到牆邊。白人美眉就很美國的喊「give it to the kid」,我和他朋友也跟著喊。當然,那個搶球人或許是英文聽不懂,自顧自的跑走了。但是我覺得那種行為和強盜有什麼差別。要嘛就來坐在前面,剛好接到就剛好接到。何必搶小朋友的東西?

當天比賽到了九局下半 La New 追成3:2,二壘有人剛好輪到陳金鋒打擊,La New 這邊熱翻了。前面的美國美眉穿著陳金鋒的球衣也很 high,因為這和在美國看球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在鼓聲與加油聲中她和兩個小朋友在鐵網前跳舞。雖然最後反攻不成,但看完球很有滿足感。

只是要搭棒球專車回家的時候又碰到了讓我不悅的事。有一對父母帶了一個小妹妹,小到還有帶娃娃車。這時三台棒球專車都已經擠爆了。是擠到每台都像沙丁魚的情況。所以爸爸把娃娃車摺疊起來拿在手上。一家三人擠上車後車上一排國中生坐在單人的位置上沒有一個人讓位。小妹妹在人群中站得很辛苦,就開始求爸媽抱抱。但是車上擠到完全沒有可能把她抱起來。交通這時也不是很好,於是小妹妹就求抱抱了快要二十分鐘。就坐在旁邊的國中生連看都不看一眼。也許他們有問要不要讓位而我沒聽到。不過問什麼,直接站起來就是了。一排少年人沒一個可以站二十分鐘嗎?我在新竹很少看到這種事,希望這不是台北青少年的特色。

到了捷運站後我去士林晃了一下。最後搭客運回到新竹時我猜還沒放完呢。


事後……網友芬和樹都證實不讓座的確是台北青少年的特色。我真是錯怪那排國中生了,原來他們才是正常的。
創作者介紹

竹板凳的漁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