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這系列還有第三篇?沒辦法,漢人的史書通常查證不多,又要「單一版本」,一出錯往後世世代代就一錯再錯。明史台灣部份寫在「外國列傳」裡,放在「列傳第二百十一、外國四」之中,該卷內容是「琉球、呂宋、合貓裏、美洛居、沙瑤、呐嗶嘽、雞籠、婆羅、麻葉甕、古麻刺朗、馮嘉施蘭、文郎馬神」。雞籠就是台灣,放在第七位。篇幅和其它國家相較下雖不算少,但有關原住民的內容準確度不怎樣,充滿漢人直觀思想。銅鈴就是其中一件。

 

十三行博物館所藏銅鈴之一  圖片來源:十三行博物館網站

 

鄭和不曾到過台灣-系列1-文獻篇中所提,主張鄭和到過台灣的人依靠的證據是明史和陳第的東番記中記載的:

 

「雖居海中,酷畏海,不善操舟,老死不與鄰國往來。永樂時,鄭和遍歷東西洋,靡不獻琛恐後,獨東番遠避不至。和惡之,家貽一銅鈴,俾掛諸項,蓋擬之狗國也。其後,人反寶之,富者至掇數枚,曰:『此祖宗所遺。』」

kenraya kaha 台北烏來泰雅銅鈴文物  圖片來源:數位典藏 貝珠銅鈴足脛飾

 

台東太麻里海濱舊香蘭遺址是台灣考古上很重要的發現,除了遺址完整,出土文物種類繁多外,許多文物上充滿百步蛇和太陽圖騰,是台灣考古遺址內,首次出現原住民信仰的圖騰。證實台灣現有原住民和古代台灣居民的文化傳承關係。更重要的是舊香蘭遺址還有發現一千五百年前鑄銅錢的鑄模,推翻以往台灣缺乏銅器文化的觀念。

 

  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研究員李坤修說,這個遺址出現三項重要的考古證據,第一,找到了史前文化和現代原住民的關聯,在遺址出土的部份陶器、石器及骨角器上出現百步蛇紋飾,這項具體的證據證明舊香蘭遺址和原住民文化可能直接淵源。

 

  第二,遺址文化層內出現隨地散落的琉璃珠及鐵渣,也出現鍛造鐵器的現象,及熔解玻璃材料的證據,證明這遺址曾經是金屬器和琉璃珠的製造場所。

 

  第三,這遺址出現鑄造金屬器的模具,從模具特徵推斷,所鑄造的器物有青銅鈴、青銅刀柄,證明這遺址可能是台灣史前製造青銅器的工廠。

 

舊香蘭屬多層文化遺址,主要文物分佈範圍從二千二百年前到一千五百都有。事實上台灣原住民自製銅鈴或其它材質的鈴銅飾物已經有上千年歷史。不論去八里的十三行博物館、卑南的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或其它的台灣考古處都有銅鈴文物的展示。銅鈴本是台灣原住民文化的一部份。

 

另外台灣古文物收藏家楊進源也收有兩枚來自屏東滿洲鄉的人頭造型銅鈴,一枚銅環,史前館研究員李坤修也鑑定為 1500 年前的文物。據考察,銅鈴大都做佩戴用,但上有人頭的人頭銅鈴是巫師與頭目階級才能持有的代表階級的法器。我另外曾經在認識的私人收藏家中見過其它史前原住民的銅鈴文物。該名私人收藏家現居台北,但本身就是台東原住民。他表示台東仍有許多原住民史前文化遺址未經考古人員考察,其中文物往往遭到盜掘而在古董市場上流通。實在是件很可惜的事。一但文物未經紀錄就離開了發掘地,它背後隱藏有關使用者族群的資訊也因此消失。台灣人對愛文物的觀念如果不能脫離「擁有慾」的話,文物的破壞只怕會越來越嚴重。

 

明史記載原住民對銅鈴「寶之,富者至掇數枚,曰:『此祖宗所遺。』」應該是明人真正與原住民接觸後觀察到的現象。以現代考古研究看來,當時原住民的銅鈴為「祖宗所遺」的認知不虛。明史指出鄭和不爽原住民沒來迎接他,就給原住民銅鈴比之為狗,結果原住民反而把污辱他們的銅鈴當寶,甚至說是祖先給他們的。但是既然台灣有銅鈴飾物在前,就算一千多年後鄭和真的有到過台灣,原住民也不是因為鄭和才開始配帶銅鈴。

 

從十三行文物中固可見少量外國文物,但是早在五千到三千多年前,台東的卑南人就已經到澎湖採玄武石回台東當建材,卑南史前文化的豐田玉器更曾在菲律賓、泰國與越南出現。台灣人航海技術一度十分成熟,出現外國文物也不足為奇。更何況,十三行的外國文物相較下都晚於舊香蘭文化與卑南史前文化。

 

以銅鈴來證明鄭和到過台灣,顯然是倒因為本了。網路上有一篇批判張曉風:東番記「忽視原住民尊嚴和地位」?屁啦!,其中表示東番記中「鄭和鄙視平埔族,陳第也只是『如實報導』而已」,作者似乎沒有發覺東番記中對鄭和到過台灣的記載根本就是虛撰的。但是為何有這些虛撰的故事呢?我想和東南亞許多鄭和沒到過的地方都有鄭和傳說,與台灣諸如鶯歌、劍潭、龜山島等朱成功沒到過的地方,卻有「鄭成功」傳說是一樣的道理。但是要不要把這些傳說當成史實就看人的智慧了。

 


 

相關連結:

台東考古發現 史前文化和原住民文化有淵源

自由時報 - 舊香蘭遺址 1500年前古聚落出土

祖靈之邦 - 人頭銅鈴 1500年前工藝之美

竹板凳的漁瘟 - 鄭和不曾到過台灣-系列0-西班牙人在台灣

竹板凳的漁瘟 - 鄭和不曾到過台灣-系列1-文獻

竹板凳的漁瘟 - 鄭和不曾到過台灣-系列2-季風

Tonio Andrade - How Taiwan Became Chinese Chapter 1

José Eugenio Borao Mateo (鮑曉鷗) - Spaniards in Taiwan I/II

郭弘斌 - 台灣人的台灣史

認識台灣 - 逐鹿台灣

hansio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ifertw
  • 婆羅可能是帛琉

    「婆羅」依照一般譯音的習慣為[pala], 很可能是[palau], 也就是[帛琉], 「合貓裡」的「合」可以當作閩南音,(寫明史的人對這些外國地方可能從航海的閩南人口中聽到),讀為「ㄚ」,英文標記為[A],或可忽略不記,剩下的「貓裡」就是[Pali],可以是台灣平埔族的貓裡社,在苗栗現在中港溪的出海口附近,或者就是印尼的峇里島,應該以印尼的峇里島為最可能。
  • 明史中婆羅的記載:又名汶萊,東洋盡處,西洋所自起也。唐時有婆羅國。這裡的婆羅是指馬來西亞與印尼的婆羅州。英文叫 Borneo,有一個城市叫 Berau,曾經島上重要的大國。汶萊名為 Brunei 也曾是島上重要大國。這些名稱似乎有共同來源。該島曾受印度教影響,如果字源是印度語文也不奇怪。不過該島不可能是帛琉。

    明史中合貓裏的記載:其國又名貓裏務,近呂宋。永樂三年九月遣使附爪哇使臣朝貢。此處其實是寫明朝做記錄的人長久以來把印尼的合貓裏與菲律賓的貓裏務搞混了。兩個是不同的地方。學者對確切的位置仍有很多爭論。不過說貓裏務為菲律賓 Mindoro 民都洛或馬林杜克的較多。至於合貓裏則有人指是金貓裏之筆誤,位置只知在爪哇附近。是爪哇上某地或是今日峇里島就無從考證了。

    明史外國列傳地名考證我想很多人做過了。我列一下「外國四」中的對照:

    琉球,今日本琉球群島。
    呂宋,今菲律賓呂宋島。
    合貓裏,今印尼爪哇附近。
    美洛居,Maluku 群島,今印尼東部摩鹿加群島。古譯另有萬老高。和 Malacca 的字源相同,但是地點不同。Malacca 明史裡譯為滿剌加。
    沙瑤,菲律賓 Cebu 宿霧之 Sayao。
    呐嗶嘽,按明史在沙瑤附近,有人指為菲律賓Dapitan,民答那峨北部。但是我覺得離沙瑤遠了點。
    雞籠,專指今台灣基隆,泛指台灣島。
    婆羅,今婆羅州島。
    麻葉甕,今印尼Billiton,勿里洞島,又譯為不里東、不理東、麻里東、勿里洞、萬里洞、麻逸凍、麻葉甕、麻葉凍。
    古麻刺朗,今菲律賓南部大島 Mindanao,民答那峨島。古名和現在的地名音差很多。如果古是南島語的冠詞,Malacca 譯為滿刺加,可見刺音明代吳語為 la。古麻刺朗音應該較接近 Malalan/Malalon/Malarong 或是 b/m 互轉的字。在Mindanao 島上有個城市叫 Balalan。同樣在 Mindanao 島上也有叫 Malalan 的地方。這兩地可能是古麻刺朗所指的地點。
    馮嘉施蘭,今菲律賓Pangasinan省。sinan 據說是從 asin (鹽)的一種語格。網路上說是 Land of Salt。我覺得其中 Panga 是南島字的船。也許是指「船載鹽的地方」。
    文郎馬神,今印尼加里曼丹。

    hansioux 於 2008/09/22 07: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