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社會對運動其實不很熱衷,在國際上也只有棒球能為國人揚眉吐氣。八○年代卻是台灣棒球表現不佳的幾年,生為六年九班的我沒有看到太多中華隊稱霸球壇的景象。

 

  但國小中華職棒元年開打了之後,我被一碗特價的三商巧福牛肉麵騙成了一個標準的棒球迷,開始了我每天都聽球賽的日子。我爸媽卻因工作繁忙而無法帶我去看場棒球(新竹球場的球賽太少,要周未的球賽就更少了)。林仲秋、鷹俠、羅敏卿職棒三年的全壘打王爭奪一直持續到最後一場球賽才分出勝負,令人魂牽夢”盈”(好啦,我知道用得不太對,只是想糾正那個夢遺在留言版上的人)。

 

  不知道有多少人記得熬夜看九二奧運郭李建夫帶領中華隊奪得亞軍的日子。我記得那些個夜越夜越熱鬧,再帶著微笑睡去。在我對棒球狂熱的少年時期,我爸媽卻因工作繁忙而無法帶我去看場棒球(新竹球場的球賽太少,要周未的球賽更少)。

 

  賭博事件發生之後,時報鷹雖存實亡,接著職棒分家,味全和三商相也繼解散。那時我也出國了,在晚了五天的報紙上看到鬥魂林仲秋在三商最後一場球賽後落寞的表情,傷透了棒球人的心。留下新生代的棒球選手默默的付出。

 

  去年的世界盃,尤其是陳金鋒和張誌家亮眼的表現喚回許多台灣人的目光和對棒球的熱情。可惜的是陳金鋒卻未能趕上去年的列車,繼續在小聯盟打拼。我當時向我的日本同學說:「等著看吧,明年就會有台灣的野手上大聯盟,不會讓你們的鈴本一郎專美。」

 

  今年就在我以為陳金鋒又要和大聯盟失臂,正打算明年找機會去拉斯維加斯幫他打氣的時候,陳金鋒成了第三個登入大聯盟的亞洲野手。披上了道奇的球衣。

 

  今天下午我帶著小國旗和從小打到大的手套,開了一個小時的車到洛杉磯市區的道奇球場。我女朋友就住在球場旁(不是很安全的區,常常有幾十輛警車追著嫌犯呼嘯而過),閃開了和她的父母碰面的機會,接她一起去看我生平第一場球賽。

 

  我知道陳金鋒上場有點可遇不可求,所以我提早了三個小時進了球場看道奇隊的打擊練習。相較於同在南加煥然一新、外野看台中間還有一個人工瀑布的天使主場,道奇球場略微老舊。但規模宏大,閃亮的草皮像棋盤一樣整齊劃一,比人工草皮還要亮麗。令我的野球熱血當場沸騰。

 

  在球賽開始前,球迷可以不買票到本壘後方最高的看台上看主隊球員練球。往下遙望,就看見五十二號CHEN走進練打區,清脆的一聲就把球敲出了左外野全壘打牆。看得我大樂,叫我女朋友快看。

 

  這時旁邊一個黑人老兄轉頭問我:「YO,他剛升上(大聯盟)對不對?」

我說對啊。

  他說:「真不錯,他穿的是我最喜歡的背號。他守那個位子?」

我回:「一壘,不過他以前也守外野。」

  他說:「嗯,希望他能早點上場。」

 

  呵呵,連非(…此做不是)亞裔的人都想看陳金鋒上場。接著我們又看到陳金鋒跑去暖身和練守一壘,一練就好練到快開賽。場上有一隊記者一看就知道是台灣人,主採訪穿著一件背號五十二的陳金鋒球衣。在台灣的觀眾有眼福了,可以看到和陳金鋒的面對面採訪。

 

  入場後現場每人發一張成龍面具,為他的新電影燕尾服造勢。我的坐位在三壘邊上的第三層,有點遠但看得還算清楚。會選那個位置是不會貴,而且視角好,又可以直接看到道奇隊的選手區。因為也許開賽後就只能從那裡看到陳金鋒了。但是事後覺得有點失算。因為三壘邊是客隊的休息區,所以有不少客隊的球迷,會有點耳逆。

 

  賽前有對洛城警方的表揚,還讓一個警察投球一隻警犬接球,十分有趣。接著由一位非裔女警演唱美國國歌,讓全場動容(美國國歌旋律活潑,不像台灣國歌…一定要很能唱的人唱才會好聽)。開球的時候,現場大聲歡呼。定眼一看,那個人……不就是成龍嗎?天啊,連成龍都給我看到了。他一頭捲捲的長髮,穿著道奇隊三十二號的球衣,背號CHEN,不仔細看還有點認不出來。我想他正在拍Shanghai Noon的續集,才會有長長的捲髮。因為要清朝裝備,打辮子。

 

  這場洛杉磯道奇對舊金山巨人的比賽對兩隊十分重要。這兩隊是外卡賽中的前兩名,而這是兩隊四連戰中的第三戰。那一隊在這個連戰中取得優勢就有機會進入季後賽,進而進入冠軍賽,甚至世界冠軍賽。而道奇隊近況不佳,已經在外卡中落後一場。對兩隊都是非勝不可的一戰。

 

  道奇隊投手向來人才拮据,才會轉向日韓找速成的良藥。可是石井一久不久前才遭球吻頭部,造成頭部骨折。隊中的主力投手又舊傷復發。野茂英雄前天出場獲得一勝,隊中大將都用得差不多了,在四連戰中十分不利。由於道奇隊的一壘手是隊中老將,所以陳金鋒當然坐在板凳上。

 

  PLAYBALL後巨人先攻。道奇投手居然表現不錯。沒讓敵人越雷。相對的,道奇隊也是迅速三下,我還想這場比賽是不是二個小時就要結束了。第二局,風雲變色,道奇先發開始球不穩,又保送,又被安打,還搞到滿壘。巨人先下兩城,連教練都上場關心情況。主場頓時安靜了一點,只聽到我四周的巨人球迷高聲喊衰LA。

 

  二局下半,一出局後道奇的BELTRE一棒把球轟出左外野,全場四萬人轟然做聲,開始丟氣球,玩波浪舞。整個道奇休息區出來為他歡呼,陳金鋒也有走出來。可惜之後的打者出棒過急,連揮大棒,慘遭三振。下一棒還一棒把球打入自家的休息區,把剛剛擊出全壘打的球員打倒在地……眼見兩好球了,沒想到下一球飛得又深又遠,又轟出了左外野將比數追平,全場都樂翻了。

 

  三局上巨人第一棒上來等了兩個球,盯住了來球磕一聲,只見右外野手退到的牆邊,跳起來卻還是讓球飛出了牆。簡直令人不能相信。全壘打也不是天天出現的,開賽不到一個小時我就看到了三個全壘打。LA又不是DENVER海拔高,地吸引力小…

 

  三局上巨人又因道奇主投控球不穩而滿壘,再失一分。雖然有驚無險的解決,但教練團在第五局換上了新的投手Oriz,讓巨人三上三下,還振掉了邦茲。打者也在五局下扳回一城。但投手第六局一開始都被巨人的投手轟出全壘打。當場面子掛不住被球團換下場。

 

  這一棒轟垮了道奇先發投手群的信心,從這局開始每局巨人都滿壘,只看道奇投手一個換過一個,防禦率也一個比一個差,巨人打線在場上的時間比道奇多太多了。我的心開始往下沉,手抓緊了國旗,如果道奇沒有領先很多,陳金鋒是不太可能上場的……七局中按美國傳統大家站起來唱Take Me Out To The Ball Game。

 

  道奇隊到了八局下半結束時都未能再有建樹,巨人則又攻進一分。大多數球迷從六局開始就路續離場。到了八局一些亞裔球迷也離場了。連我女朋友都覺得太悽慘,問我想不想走了。這時我已經坐不住了。乾脆站起來自己一個人大喊「陳~金~鋒~我要看五十二號~」許多人都轉頭來投以「你該吃藥了」的眼神。

 

  我那還管得了那麼多,我花了一整天來看球就是要看陳金鋒上場,還把我月餅錢花在門票上了,今年要沒有月餅吃了,你們這些白人哪知道我做出的犧牲?繼續揮國旗大喊「陳~金~鋒~」至少也要讓他知道球場上有支持他的球迷。所以如果你們有看台灣ESPN的轉播,跟我說有沒有聽到我淒厲的叫喊。全場就只有我在叫的。

 

  九局上,道奇投手又撐不住了,連掉兩分。這時全場四萬人走得差不多了。我坐的那一排就剩我和我女友。巨人迷可樂了,大喊:「BEAT LA!BEAT LA!」但道奇終於打出一波攻勢。三支安打打回一分,把比數拉回四比七。九局下,二人出局、一二壘有人,老將一壘手上場,只要打出全壘打就拉平了。他顯然也知道,頻揮大棒,喜歡棒球的人都知道……通常太想運大棒的下場就是……三振出局。

 

  什麼!!球場結束了!?我的陳金鋒咧?喂道奇還我的月餅來!看著道奇球員離場,我只好再喊陳~金~鋒~希望教練團能了解民意。雖然明天的比賽我不會再去看了,但就是在報紙上知道陳金鋒上場還是另人振奮的。

 

  在台灣的人聽好了,快去球場看球吧。美國球場看球雖然很精彩。可是沒有台灣的鼓聲,整齊畫一的口號,唱戰歌。台灣的球迷真的很熱情,難怪每個外籍球員都會這樣講。所以住台灣的人快去享受只有台灣才享受得到的棒球熱情吧。 

 

  你們說什麼?古詩?喔...有詩云:


洛城吼金鋒
嘸人愛甩我
月餅騰雲去
改日振美國

好啦,不要吵,寫那麼多了詩爛沒關係了啦~

創作者介紹

竹板凳的漁瘟

hansio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