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生日貼舊文……這是 2007年6月29日的事了。這篇寫好後不知為何遺失。從它處找回殘篇。

 

PICT0011

出發前自慢的幫背包照了一張……

 

雪山可能是台灣最多名字的山。別的不說光是住在它西邊和東邊的泰雅人就給它取了兩個名字。雪山西麓的泰雅族人叫它 Sekoan,意思是「岩壁的裂溝」。這是漢譯「雪翁山」再轉為「雪山」的原文。

 

雪山東麓的泰雅族人叫它 Babo Hagai。Babo 是山,Hagai 有兩個說法,「積雪逐漸崩塌」或是「碎石」。如果是第一個說法不禁讓人懷疑,這裡的泰雅族人是否對雪山仍被冰河籠罩時有深刻的印象?

 

總之,事先雖然已經知道了這些,卻仍無法預料行程會如此艱辛……爬完之後很深刻的一個感想是……雪山石頭真多。整片岩壁的大石頭,到處亂堆搖搖晃晃中石頭,和一路上多不可數的小石頭,連森林都長在一堆石頭中,通通都要走過去……

 

 PICT0012

聖稜線的星空裡常出現的場景……連替代役弟弟也和劇情中一樣正在逛 yahoo ……

 PICT0013

回頭看武陵農場和七家灣溪谷。

 

淡綠色的草坪本來不應該是高麗菜園,而應該是茂密的森林。不過,近年來高麗菜園早就取代了北橫沿路的森林。至於七家灣溪谷裡早就沒有臺灣櫻花鉤吻鮭存活,這已經是個公開的機密。現在櫻花鉤吻鮭只能人工培育,養大的成魚放回七家灣溪裡不久就歸天。生態保育不做「棲地保育」只是安慰自己。

 

日本人當初發現櫻花鉤吻鮭,封之為「天然紀念物」。

並規定保育棲地:

一、禁止放流外來魚種及魚卵。

二、從松茂之清泉橋下游以東的大甲溪支流,於五月一日至十二月三十一日,禁止以魚網與築堤捕魚。

三、七家灣溪主流,於十月一日至十一月三十日禁止捕魚。

四、七家灣溪兩岸300公尺以內的森林,禁止砍伐林木及變更地形。

 

當時櫻花鉤吻鮭棲地包含合歡溪、南湖溪、七家灣溪、有勝溪、雪山溪及司界蘭溪等。

 

國民政府接管後就在圖中綠色的地方開放給榮民種高麗菜,種高山茶,在大甲溪力行水泥攔砂壩,高山溪流水泥化政策。不到十年這種世界珍貴的魚類就只能人工復育了。

櫻花鉤吻鮭只能用人工復育存活,基本上已經絕種了……

 PICT0015

領隊是最右基地營的政瀚。2008年他帶著經典雜誌的記者尋找台灣各溪流的源頭。極有耐心又對山況生態有深度了解。

2007年6月29日,團隊在往七卡山莊之前的登山口作入山登記,就走兩公里準備到七卡山莊,中途在觀景台休息,從前此處是沒有樹木,便於觀景的,現在樹木已經高到遮蔽景象。至於以前這裡為什麼會沒有樹?真是好問題啊....

 

照片右側穿藍衣戴頭巾的男生,就是「基地營 Basecamp」登山活動派出的教練、嚮導、炊事與挑夫,他曾經與熊媽媽作台灣黑熊的生態研究,偶像劇「聖稜的星光」還把他的頭盔拍攝入鏡。照片中他正在敘述和吳教授一起觀察台灣黑熊時,先看到遠方樹上有一頭黑熊(後來猜測可能是母熊),爬在青剛櫟樹上在吃果實,又發現旁邊離他們較接近的地方有兩隻可愛的小黑熊,正在玩耍,在拍攝忙得不亦樂乎時,聽到沉重的腳步聲,才發現母熊已經爬下樹,朝他們的方向跑來。我沒有聽到最後是否兩個人都脫離險境???

 

 PICT0020

 PICT0021

這棵二葉松好像很適合當作某種藥物的廣告=_=

 PICT0029

這是七卡山莊,以「山屋」來說,真是個很棒的山屋。後來我們被這裡相對的「乾淨」與「舒適」所迷惑,作了一個可歌可泣的悲壯決定。

 

 PICT0027

「七卡」的來源

第一天只走了兩公里,吃過晚餐後,隊友臉色嚴肅沉重地聆聽三六九的豪華別墅和黃金傳奇,決定接受志工的建議,取消原來重裝備到三六九山莊隔夜的決定,改以輕裝備走到三六九山莊,略為休息後,過哭坡,登東峰,直上主峰,然後直接回到七卡山莊睡個舒服的覺。全程 19公里,從標高 2464公尺開始登高,登頂 3886 公尺的雪山主峰再回到原地,換句話說,我們當天以垂直高度來說,爬了五座 101 大樓的高度以後再走下來,大家吃飽了談笑風生,用嘴巴走起路來一點而也不累,聽著鼯鼠的叫聲,心滿意足地入睡了=_=..

 

 

隔天志工在凌晨兩點就催促我們應該摸早黑出發,領隊說摸早黑與摸晚黑沒什麼差別,決定四點半才出發,結果出發時已經是早上五點鐘,也就是照片看到的陽光燦爛的好心情,在七卡山莊之後的之字坡,遠眺照片中的玉山山脈。一路上有深山鶯的鶯啼,從低音階逐漸往高音直上36 音階,超廣音域的神奇啼叫聲。上次在玉山還叫不出名字,這次在雪山卻像是遇到老朋友般親切。

 PICT0050

玉山金絲桃的花蕊

 

 PICT0054

晨曦中的中央尖山

 P1010023

 PICT0074_crop

 PICT0061

話說大家都輕裝上山,為什麼只有我還背著我的嶄新的登山背包呢?原來我老爸只帶著相機和水壺,所以我就帶著兩人的「輕裝」攻頂啦....

 P1010027

來到傳說中的「哭坡」,應景略為哭一下....

 PICT0080

「哭坡」不哭,回程再哭....

 P1010032

森林中即使「枯木」也展現生命力....

 PICT0081

 PICT0083

傳說中的「玉山繡線菊」....

 PICT0086

「武陵四秀」之一,外觀摺皺強烈的品田山。

 P1010038

才走到標高 3150公尺,我已經掛了....

 PICT0090

在東峰遠眺雪山主峰,雪山北峰和較易迷失方向的黑森林 ,右下角的白色建築是黃金傳說的三六九山莊。

 PICT0103

淡黃的「玉山龍膽」。

 P1010049

淡紫的「阿里山龍膽」....

雪山上還有「黑斑龍膽」,淡藍色的「台灣龍膽」,雪山真是一座高山花園。

 PICT0109

明明遠遠就看見三六九山莊了,卻怎麼走也走不到,嚮導脫隊先趕去三六九煮水,煮好水冷卻了才能裝入隊員的 PE 水壺,他要求大家一定要九點準時到達,卻只有我達到要求,嚮導心中大概開始有點慌了,能夠趕到主峰再折回來嗎?

 

兩個三角形的小木屋是三六九山莊唯二的廁所,也就是你必須要半夜起床走到戶外,在觸目撲鼻之下解決人生的大事。

 

 PICT0112

離開三六九山莊之後,緊接著是覆蓋山徑的箭竹林,然後又是磨耗體力與耐力的之字路。回首來時路,三六九山莊與雪山東峰都已經在腳下,對面的南湖大山,中央尖山,甘藷山在眼前如同綠色屏風一樣展開。

 PICT0116

終於到達碎石縱橫不容易認路的黑森林,這時累得半死的我突然發現山坡上....

 PICT0119_crop

 PICT0121

 PICT0123_crop

 PICT0124_crop

這是黑長尾雉!也就是「帝雉」!嚮導說他爬了十多次雪山,從沒在雪山上見過「黑長尾雉」,更別說這麼近距離地觀察,黑長尾雉動作優雅地在林間散步,根本不屑理睬我們這些凡夫俗子。

 

 PICT0127

黑森林是一片冷杉純林。

 PICT0130

這時我已經感動得快掉下眼淚來,好美.....在怎麼拍也拍不出來的感動。 前陣子看到報導因為求救生火,結果引發雪山黑森林失火的消息,聽了很難過。

但是在黑森林走了很久也走不到盡頭時,就是另一種想哭了,登山的好處是你沒有回頭路,如果你想活命,只能咬緊牙根繼續向前走。

 P1010064

眼前,出現了舉世聞名的雪山崩谷...。這是世界上最靠近赤道的冰河遺址,當然我們還得爬上去。Orz

 P1010065

這是雪山北峰的碎石坡。

 P1010067

這是雪山主峰的碎石坡。

 P1010068

這是緊貼在攻頂小徑的碎石坡,我已經快崩潰了,最後決定把重裝備的背包藏在路旁,準備輕裝攻頂。

 PICT0135

遠望舊冰河口,似乎是美國西部片裡的印地安人。

 PICT0136

攻頂途中當然沒力氣拍照,這張屍橫遍野的照片可以解釋一切。

雪山的另一邊也很美,山下有翠池,台灣最高的高山湖泊。可是,大家就只能癱在碎石上。沒心情拍任何照片。這時候,是下午兩點,我們必須在下午七點天黑以前回到七卡山莊,不然,麻煩可大了。

 

下山時一路上都是大大小小崎嶇不平的石頭。每一步踏下去都要用腳踝平衡身體。走到最後已經腳踝無力,幾乎到了隨便腳踝扭來扭去的程度,是不是腳底著地已經不重要了。回程還有九公里。下山會比較快嗎?如果你還有體力的話,是會比較快。可是如果你已經雙腿成為鐵柱,只是靠意志力勉強舉腳,也許實際上的速度有比較快,心中的時鐘卻覺得折磨不見終點。

 

山上下午三點已經起霧了,也飄起小雨。遠山傳來隱隱的雷聲,讓人心中不安。

 PICT0142

滿月下的中央尖山

直到下了哭坡,在觀景台上我照了這幅模糊的月出中央尖山。接著就天黑了,最後兩公里靠頭燈摸黑下山。早上愉快的兩公里之字路,竟然變成走不完的鬼撞牆。大部份同伴已經無法調節自己下山的速度了,要調節速度是要靠腳力的。但大家能提起腳就不錯了,減速是太奢求的技能。還好閃電和雷聲並未帶來大雨,最後在晚上八點抵達七卡山莊。七卡山莊的志工已經有一些緊張 ,擔心我們最後這一組人出了問題。等到政瀚陪最慢的隊友回到山莊已經十點了。十九公里的山路走了十八個小時,其實也算不錯了。

 


 

專業人士拍攝的『黑長尾雉』,真是不同凡響。

雪山真的很美,台灣真的很美,我們的原住民同胞真誠樸實,真的很美。下次一定要去翠池,順便回顧這一次體力不支所造成的遺憾。

 

雪山還有一個較不為人知的「七佳灣溪文化遺址」,大約四千年前就有泰雅族的祖先在此居住,也許 Baho Haga 真的是泰雅族對冰河的族群記憶。

創作者介紹

竹板凳的漁瘟

hansio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inxiusu
  • 一直以來我都是「台灣全記錄」、「MIT台灣誌」、「冒險王」這類節目的忠實觀眾,甚至還有想像自己有一天也能當這些節目的主持人,所以我一直都很欽佩能把這些登山、探險活動身體力行的人,只可惜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都因為個人的因素始終無法真的成行,一直停留在紙上談兵的狀況。我最近許下的新年願望是─希望六月順利碩士口試完畢之後,可以在七月左右騎單車環台。希望這次不要又只是講講而已!我很欽佩克保兄登山行,真的!
  • 加油,其實這種事都是起頭安排最難。一但出門了再苦也是撐一下就過去囉。反正這種體力的活動都是這樣,一開始興高采烈,然後就開始不停抱怨。事後回憶又覺得很美……忍不住再去折磨一下自己。

    hansioux 於 2009/03/02 08: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