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這篇把黑米事件前後對一些球友文章做的回應補充整理。以下是當時對☆挨滴貨的家☆ - 究竟 真相 是什麼?的回應

我從林仲秋與許多中信球員被球團暗示放水作掉,看到許多其它五隊球迷幸災樂禍,之後認為職棒發生的任何事都是每一隊球迷該擔心的事。今天有人被莫須有的罪名作掉,明天就輪到你家有人被莫須有的罪名作掉。今天有一隊的人被黑道收買,明天就輪到你家有人被黑道收買。


如果聯盟只期待人性能把守關卡,卻沒有制度來輔佐,已經不只是相信人性,而是在試煉人性了。職棒缺乏制度面的改善,而瓶頸是球團架空聯盟的態度。司法只以賭博背信這幾種不痛不癢的罪名起訴組頭黑道和民意代表,造成問題的另一端也被放空。


在這種環境下我本來就不相信任何一隊可能倖免,我回台灣後快樂的看職棒,不是因為我相信它的貞潔,而是我相信他可以改變。


寫著寫著,怎麼好像變成 Obama 2004 年 DNC 的演說了……  The audacity of hope.  Change we can believe in.

 

以下是當時對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 變壞,怎麼這麼快?的回應。該文中有一句話值得球迷思考:「喝采球隊做對的事,撻伐球隊做錯的事,才是真正愛惜La new熊的方式。

 

看完了這篇,又重看了救世主那篇,在佩服版主遠見的同時,我同時也很矛盾。如果球迷只要抵制進場就能達到目的的話,那台灣的職棒制度應該已經媲美大聯盟了吧?我覺得球迷缺乏的不是抵制,而是乏獎勵。


球迷是花錢進場的顧客,其實也是球隊的股東。也就是說,球迷是球團老闆的大老闆。一個大老闆要管理一個事業,除了做不好要懲罰外,同樣重要的是做得好時要給予鼓勵。所謂賞罰分明才是成功的領導者。而整體而言,台灣的球迷並不是什麼深思熟慮的領導者。


球團過往曾經有的正確決策,不是現今退步的藉口。但是如果球團做對的事也不見球迷,做錯更不見球迷,不論怎麼做都是抵制時,球迷這群大老闆手下的部屬通常就開始謀去了。球迷的部屬是球團的老闆,換做任何人挫折感出現時,做不下去的是大多數。球迷不進場,劉保佑也不得不減緩改進的速率。


有些人覺得如果球迷扺制讓球團關門,尤其是某些權力很大,但扺制改革的球團收攤,讓聯盟砍掉重練,職棒就會更好。我多少也有一點這樣的期望。但是到時候又是誰要來組個聯盟呢?不又是另一個救世主?一如兄弟象也曾經是台灣棒球的救世主?


七○年代中因為政府短視,堅持不以台灣名稱參加國際比賽,造成台灣體壇和世界分割,台灣棒球差點就走不下去。八○年代台灣棒球終於重回國際比賽,棒壇人士還在報紙上呼籲應該給棒球選手多一些出路。當初是洪騰勝和兄弟象的遠見讓台灣有了職棒。

 

洪瑞河無法繼續執行洪騰勝的改革路線時,就換給楊天發和興農牛做起了救世主,引進美式球風,和道奇合作,出國集訓。等他們走不下去又有劉保佑與 La new 熊。救世主一站出來,就有後面的人跟隨他們的腳步。僅管路很難走,走個幾年就會失去光環,但是重要的是向前走的精神傳了下去。


如果今天 La new 裹足不前了,和 La new 一起走出新一波改革的統一 7-11 獅隊仍會走下去。也許「救世主」一換再換也不是壞事。每次有人站出來,職棒的制度就好那麼一點點。速度雖然緩慢,但是一步一步前進總比連職棒都沒有好。


單一球團不能單槍匹馬的一直進步,球迷這個幕後最大的老闆願不願意讓自己的領導能力進步。願不願意給與努力的球團足夠的鼓勵與獎賞,也許要球迷一起來深思。

 


 

相關連結: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 最後一次談簽賭放水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 變壞,怎麼這麼快?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 世紀初救世主傳說

☆挨滴貨的家☆ - 究竟 真相 是什麼?

創作者介紹

竹板凳的漁瘟

hansio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rasaga
  • 很有趣。最近不知道是否春訓刺激了全球球迷的腦細胞,我還沒看到貴文也想到入場支持棒球的問題。

    昨天晚上睡覺前算了算,我這三年去美日台大小球場最少18次,可是三年來在台灣只有去年夏季去一次。

    一再的簽賭案讓許多人懷疑「大破大立」有必要。說穿了,CPBL倒了,台灣棒球會有新出路(雖然我覺得改變政府與黑道合作的方式才是源頭才是治本...)。

    所以雖然人說信仰重要,但是支持一支球隊和支持一個聯盟是完全不一樣的擔子呀!
  • 支持球員和支持球隊也是不一樣的擔子啊 ^_^~

    hansioux 於 2009/03/05 13: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