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嬌(liam-nô-kiau)赤壁(tshik-pik)懷古(huâi-kó͘)

 

作者(tsok-tsiá)(so͘)東坡(tong-pho)

 

 

大江(tāi-kang)(tong)(khù)(lòng)淘盡(tô-tsīn)千古(tshian-kó͘)風流(hong-liû)人物(jîn-bu̍t)

 

故壘(kò͘-luí)西邊(se-pian)(jîn)()()三國(sam-kok)(tsiu)(lông)赤壁(tshik-pik)

 

亂石(luān-si̍k)穿(tshuan)(khong)驚濤(king-tô)拍岸(phik-gān)捲起(kuán-khi)(tshian)(tui)(suat)

 

江山(kang-san)()(huā)一時(it-sî)多少(to-siáu)豪傑(hô-kia̍t)

 

遙想(iâu-sióng)公瑾(kong-kín)當年(tong-nî)(siau)(kiâu)(tsho͘)()(--liáu)

 

雄姿(hiông-tsu)英發(ing-huat)羽扇(ú-siàn)綸巾(kuan-kin)

 

談笑間(tâm-tshiàu-kan)檣櫓(tshiông-ló͘)灰飛(hue-hui)湮滅(ian-bia̍t)

 

故國(kò͘-kok)神遊(sîn-iû)多情(to-tsîng)(ing)(tshiàu)(ngó)(tsó)(sing)華髮(hua-huat)

 

人生(jîn-sing)()(bōng)(it)(tsun)(huân)(luī)江月(kang-ge̍h)

 

 

註:又作 亂石(luān-si̍k)(phing)(hûn)驚濤(king-tô)裂岸(li̍h-gān)捲起(kuán-khi)(tshian)(tui)(suat)

 

image

Ruby 或是 Unicode 無法正常顯示者可觀看圖檔

 

補充:

  蘇東坡和李白一樣寫詩詞的時候韻和平仄有時會對不齊。說好聽是「到了另一個層次」,說難聽就是很隨便。以念奴嬌來說,常押入聲韻,這首詞也不例外,不過該押韻的「壁、傑、滅、月」四個字來說,不只北京話不全押韻,連 hô-ló 話都沒押到韻。最大問題就出在「壁」這個字上,偏偏赤壁是文章主題,也只能給蘇東坡「隨便」了。

 

  最後的「月」字在 hô-ló 裡不論是文讀的 gua̍t 或是白讀的 ge̍h/gue̍h 都沒完全押到「傑、滅」的 ia̍h 韻。我覺得 gua̍t 可能是差最遠的,因此最後又把月的標音改成 ge̍h 了。相較下廣東話在月字上出現和 hô-ló 一樣押不上的情況。反觀較近宋韻的客家話,「壁、傑、滅、月」四個字讀作 biag kied mied ngied ,除了壁還是給蘇東坡「隨便」外,後面三個字都算有押到。

 

後記:

  寫這篇本來是為了展示信望愛 FHL 台語輸入法的 Ruby 功能。在 Windows Live Writer 裡看起來還好端端的。上傳到部落格卻變了樣,原來是 firefox 還不支援 Ruby……相反的, IE 卻不支援台文的 unicode 。Ruby annotation markup  是 XHTML 1.1 的 standard,firefox 還沒支援有點可惜。好在 firefox 有一個 XHTML Ruby support 的 addon 可以支援 Ruby。現在用 firefox 看不到 Ruby 的人可以試試看。

 

  主要參考來自中鷺水薌南閩南語網站。該站主應該是廈門人,至少是主要操廈門腔的中國福建人。在他的「念奴嬌‧赤壁懷古」一文,底下有他自己朗讀的音檔,聽完能體會 hô-ló 真的是很文雅的語言。

 

  雖然他輸入時有些小錯(漏了一些字),而且有些字和台灣優勢音有差別,另外他使用的是教羅系的白話字,我這篇是使用的是台羅。加上我對一些字的文音有自己的意見,不過對方是真的懂 hô-ló,我只是用文字反過頭來學習 hô-ló,功力差了幾百年……該站是難得很深入的漢羅部落格。而且還是中國的漢羅部落格。我存在自己的部落格邊欄很久了。前陣子突然消失了,幸好只是換了網址,沒讓好的部落格就此消失了。

 


 

相關網站:

鷺水薌南 - 念奴嬌‧赤壁懷古

Mozilla Firefox - XHTML Ruby Support 3.0.2009060901

創作者介紹

竹板凳的漁瘟

hansio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Dorasaga
  • 厄... 有youtube或mp3播放可以參考嗎?這樣看和愛斯基摩文沒兩樣...
    XD
  • http://hokkienese.com/?p=611

    就是「鷺水薌南 - 念奴嬌‧赤壁懷古」的連結裡,有 mp3 (flash player) 可以聽。

    我之前斷斷續續試著學台文的羅馬字也快五年,一直沒什麼進展。

    因為本身台語能力很差,看了也不知道要怎麼唸。

    但是下戴了信望愛之後就試著打,到今天沒 3 天吧,看全羅已經不會再有「看不懂」或是「不知道要怎麼唸」的情況。

    有動手有差。

    hansioux 於 2009/06/20 11:23 回覆

  • 挨滴貨
  • 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發現用台語念古中文詩詞,都很有味道:D

    其實像布袋戲裡頭,有時候會吟詩,那種感覺已經很優美了。
  • 呼,像我這種只能靠打字才能知道這些字該怎麼唸。有時還不是很確定文讀對還是白讀對,像崩雲的崩是要唸 pang 還是 phing 我就要想很久。你們自然就可以脫口而出的很幸運,也要把握傳承的機會。

    我對台文的情況比較像學會打嘸蝦米或是倉頡的人,看到一個怪字可以很順手的把它打出來(如厑),可是卻一定不知道它怎麼唸。這首詞我是一字一字親手打出,不過要我唸得很流暢就……

    hansioux 於 2009/06/20 19:08 回覆

  • 肩爆彈
  • 念奴嬌

    可以像前哈林嫂那樣邊唱邊跳嗎XD...
  • 她實在不適合那支 MV 裡的妝啊 =_=...

    hansioux 於 2009/06/22 20:13 回覆

  • hiku
  • 克保:

    1.「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闕「酹」字

    2.「月 (goa̍t)」共「雪 (soat.)」、「髮 (hoat)」有鬥句 neNh4。
  • kám-siā,真正欠「酹」tsit字。

    m̄-koh,念奴嬌需要鬥句 ê 是第二、第四、第六、第八句。蘇東坡 ē 念奴嬌需要鬥句 ē 是「壁、傑、滅、月」四字。另外一首念奴嬌:

    念奴嬌(賦雨岩) 辛棄疾

    近來何處有吾愁 何處還知吾樂
    一點淒涼千古意 獨倚西風寥廓 khok (kheh-uē 讀 kok)
    並竹尋泉 和雲種樹 喚作真閒客
    此心閒處 不應長藉邱壑 hok (kheh-uē 讀 kok)

    休說往事皆非 而今雲是 且把清尊酌
    醉裡不知誰是我 非月非雲非鶴 ho̍k (kheh-uē 讀 hok)
    露冷風高 松梢桂子 醉了還醒卻
    北窗高臥 莫教啼鳥驚著 tio̍k (有一寡 kheh-uē 讀 tshok)

    mā-sī 第二、第四、第六、第八句才鬥句。辛棄疾這首 ê 最後一句用 kheh-uē 才有鬥句,比較起來 kheh-uē 較像南宋 ê 語言

    hansioux 於 2009/09/28 11:58 回覆

  • hiku
  • 詞韻

    克保:

    若像毋是的款 oo5。

    1. 念奴嬌是一韻到底,中間無換韻。

    2. 根據詞譜 (以赤壁懷古為例),「物、壁、雪、傑、發、滅、髮、月」計攏是韻骹。

    3. 古人填詞,並無特別規定的詞韻,所謂詞韻,基本上著是詩韻;不而過詞韻比詩韻較自由、較闊。

    雖然《詞林正韻》將詞韻分做十九部 (平上去1-14部、入聲15-19部),但是,事實上因為語音的發展佮方音的關係,真濟宋詞無 sang5 韻部的字會通押。

    比如周邦彥《齊樂天》第7部 (晚、剪、卷 ...... 收 -n) 參第14部收 -m 的字 ( 掩、簟、斂) 相押;辛棄疾《滿江紅》第15部 (目、續、陸 ......) 參第17部的「國」通押 (tsit4 個例台語有鬥句,客話無)。

    4. 汝回覆所舉辛去疾的例,韻骹「樂 (lok)、廓、客 (khik)、壑、酌 (tsiok)、鶴、卻 (khiok)、著」,今仔用台語讀起來,kan1 naN7 「客」字無合 (hah8)。(客話汝若有閒,才去查一下)



    另外,「人生如夢」的「夢」,參「紅樓夢」、「胡茵夢」、「邯鄲夢」、「醉生夢死」...... 共款,阮計讀「bong7」。


  • 「客」這字用 kheh-uē 讀作 hak 抑是 ka̍k。kheh-uē 看來 mā-sī 無鬥句。

    我進前看著念奴嬌一韻到底是講平仄韻,毋知每一句都愛押 kâng 韻。念奴嬌押仄韻較儕。蘇東坡這闕來講

    《詞林正韻》
    第十七部【十二錫】壁
    第十八部【五物】物
    第十八部【六月】月發髮
    第十八部【九屑】雪傑滅

    辛去疾賦雨岩彼闕

    第十六部【三覺】樂
    第十六部【十藥】廓壑酌鶴卻著
    第十七部【十一陌】客

    án-ne 敢有押韻我 ma m̄-tsai。m̄-kò 詞譜是清朝以後才有 ê ,可能佇宋朝真正有押韻。若是每一句 long ài 押 kâng 韻,詞譜 bô-kâng 韻部 tioh 無押韻,看起來這兩闕詞鬥句 lóng 有一字 bô 合。 tú-hó 是 hô-ló 及 kheh-uē 無押韻彼兩字。

    「夢」 ê 文讀是 bōng ,我 phah m̄-tio̍h khi 阿,多謝。

    hansioux 於 2009/09/28 18:48 回覆

  • hiku
  • 最後請教:

    所以結論是「月」讀「geh」,參「物、壁、雪、傑、發、滅、髮」相押,應該比「gueh、gerh、guat」較合適?

    歹勢啦,最近我亦咧學漢文,拄著有夠 tsue7 的問題,pien7 若有人 thang1 請教,著擋 bue7 tiau5。
  • hô-ló: 物 bu̍t、壁 pik、雪 suat、傑 kia̍t、發 huat、滅 bia̍t、髮 huat、月 gua̍t
    kheh-uē (通用拼音): 物 wut8 、壁 piak、雪 siet7 、傑 k'iet8、發 fat7、滅 miet8、髮 fat7、
    月 ngiet8
    kńg-tang: 物 mat6 、壁 bik1 、雪 syut3 、傑 git6 、發 fat 、滅 mit6 、髮 fat3 、月 jyut2

    江月若是文讀應該是 gua̍t。不管是 toh-tsi̍t-tsióng 語言,物 kah 壁 long 無鬥句。我看有兩組韻:「uat、iat」,kheh-uē mā-sī 仝款有「iet、at」兩組。

    壁這字以外,tshun-ê 我感覺有三 ê 可能。第一、蘇東坡寫 ê 時陣每兩句押仝一韻。所以「物雪發髮」四字一韻、「壁傑滅月」四字一韻。第二、本來宋朝 long 有押韻, tú-hó 後來變作兩組變調。第三、本來蘇東坡寫 ê 時陣 tioh bô--leh 押韻....

    第一種情形月應讀作 geh 抑是 gerh (泉音)較有合 ia̍t 韻。若是其它情形就文讀 gua̍t 囉...

    hô-ló 話有 u-i 變調 ê 情形。「箸」有人讀 tī ma 有有人讀 tū ,「uat、iat」兩組韻可能是 án-ne 來 ê。

    hansioux 於 2009/09/30 15: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