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以詩為名的呻吟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n 28 Wed 2006 17:44
  • 淪陷



若烏雲掩罩大地 是灌注新的生機
就以乾淨純白 淨化色彩雜亂的海底

豐富的幾合立體
壓碎傳統的千篇一律
不得休息的戰士
鋸出巨木隱藏的美麗天際

知足的住民辛勤拾起
白浪沖積的貪婪
甚至累到 忘記言語

讓我再一刀刀 慢慢地 
殺死自己瞧不起的自己

一刀一刀 深深地 剮去自己
瞧不起自己

用虛華的文筆
嬌飾重播的議題

讓我們一起開創未來
最長遠的

淪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6 Sun 2006 08:37
  • 右手



對不起 牽起了妳的憂愁
言語都遺忘了蔽體
不斷發抖

若是不願面對
就溫柔的替我 披上隱型斗篷

最後 在妳走遠前
放開我的左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失去自由的光線 一度

自認會永恆墜落

以致通過迷宮那霎

在ccd上 無聲地 跌成長長一道




以嬰兒特有的天真 硬是

不讓夕陽染紅

鐵格終究壓死了河

淌了哪種顏料 彎著身

堤畔樹叢 貪婪的藏匿了一日乾枯

忍不住海水 反芻了滿天惡臭

滴不停的無知





暗夜


凜北風 殺入敵營

寒羽萬點撲面


蹄陷泥濘欲棄馬 火把僅穿

腥紅數尺


環目所及皆盾林 赤矛高莫百丈

白鎧紛落 屯至襟袍


林間一點綠光

精靈絕途 莫跟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你挽起弓
Widawidang, milaradiw kita!
伴同Mayaw Ciro誇功
歌詞連敵人也聽得懂

Aciyah!Ayan
看那無翼的鳥 受你祝福而飛揚
擺脫了地牛束縛
費心以圖騰言語砌起圍籬
攔不住真實的箭
越過他們高築的牆

niyaro'
裡響透的歡笑
Mayaw Ciro 在遠方也聽得到

就在銅山前
讓大弓朝下巴拉滿
驕傲的出手吧
射下虛假的紅布幔



Mayaw Ciro,阿美族人,漢名陳鏞基,西雅圖水手隊小聯盟遊擊手

Widawidang, milaradiw kita - 朋友朋友,一同唱歌吧!
Aciyah - 驚訝助詞
Aran - 鳥
niyaro' - 故鄉
歌詞連敵人也聽得懂 - 安打 安打 全壘打 陳 鏞 基 全 壘 打

http://0rz.net/0016Y
專訪片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坐嗎?
妳的話語 倘佯在清晨
順著陽光墜落
凝結了花的淚
汗濕了椅的背
再服貼的臥倒在長凳上
懶懶映射著天空的顏色
來坐嗎?藍色的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終於還是說了一句...
...在等待 做妳感情上的依賴...
...我沒有任何的疑問...

...讓人變得貪心 直到等待失去意義...
...When you are with me I'm free
I'm careless, I believe...

...But I was a fool Playing by the rules...

...I wish you would step back from that ledge...
...The residue is jealous
See me on the dark side of your mind
I wanna get my hands on him...

...The game is on again A lover or a friend...
...吹翻一切 只剩寂寞跟沉澱...

...There was just a black hole...
...Like a lightbulb in a dark room...
...assim do meu amor
Este é o maior

que você pode encontrar...

...是一再的做 一再的錯
不由我...
...Saiba que isso em mim
provoca imensa dor...


...游向海天到最深的地方
才發現妳早已經 放棄我...
...也許該把門打開 風才能進來...



最近習慣在勉強聽得到的音量下放一整夜的 Friends或音樂,製造些不寂寞的錯覺。
在睡夢中,隱約聽到一句一句組成了這樣一首歌。

醒來後我決定,以後晚上只放 Frien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不一樣了..

這樣的下雨天


沒有結尾的引號,妳的聲音,像黃色的小球,
在腦海裡沿著方塊跳動。

這裡明明是晴天的,
怎麼也變暗了呢?

聽過嗎?颱風登陸前,會把空中的水氣抽乾,
野火蔓延能燒出獨立的氣象。
也許辦公室裡的雲氣,是這現象的一種反例。

飛翔時傷悲 是一種懦弱的行為
偏偏有的人的傷悲 是無法飛翔
有的人的懦弱 是不肯悲傷

斷過翼的鳥 如果沒人馬上幫它治療
傷口就是癒合 卻又如何飛翔?

我們又會怎麼選擇?

枯坐在崖上慢慢等待餓死
還是展開扭曲的翅 享受十秒鐘的飛行?

就算要墜毀吧
這台叫人生的航線
第九頻道的雜訊 只夾雜了妳又甜又稠的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本這麼靠近
為什麼又隔遠了

輕輕觸動就貼得緊密
卻旋即失憶

返返覆覆 仍是     分離
不曾和任何人靠近的



也不接近自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6 Tue 2005 01:11
  • 睡蓮



別再閤起了
我答應 遠遠望著
直到妳願意靠近

當我離去,妳會來看我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6 Tue 2005 01:11
  • 對窗



為搭上妳的窗邊
一年一年的
使盡力氣
自己的笨拙 壓低了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6 Tue 2005 01:10
  • 倒影



我好像隔著一片玻璃看妳,
朦朧的身影似起了漣漪。

是否真的那麼捉摸不定,
伸手可即,卻摸到空氣,
甚至迷失自己。

如果提起老虎,妳會嚇跑嗎?
那就不說了。

已分不清是妳是我是倒影
當作我心虛幻,
即使飄邈,仍高興愛上妳。
享受想起妳就泛起的微笑。

至少 弧度 是真實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日溪邊
妳俯拾起我 掌中把玩
想伏貼在妳口袋裡
用觸覺導熱 分享一個體溫
讓妳帶我走

腦海 總在遇見妳的前一秒
才有詩句揚帆
睜眼時 反覆徒勞 尋找
猶如 攀藤欲於落地窗上爬行
連放索社的壁虎都訕笑出聲
沒有詩句 沒有妳 唯留擱淺思潮

像隨手撿起般 輕易地拋
著地時我以為會碎裂
卻只是缺了一角
遍地鵝卵 尖銳的我不合群

傍晚溪中
過往月光伏貼妳的背上
縱使不經意撈起月亮
對妳 不過拋棄顆大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於是我們又錯過
迷失在這一道,或下一道河灣

峽谷兩岸,懸滿了晾衣線
掛勾,顫抖,濕透的墨
欲滴而下的污水,低聲哼著
曲,未曾聽懂

留在溪石上的皮肉
和被魚吸食的傷口
已結出同樣堅硬的鱗片

武裝得像隻蝸牛,那就讓我啟程
準備好,再次邂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哪怕 是寒冷的三月
映在池裡的一個笑容 也折射出點點陽光
微醺甜香
是百合 是醇酒 是妳 讓兩樣都比不上

失去葉子的葡萄藤
只有被操用的份
鐵架野蠻的支配下
以九十度彎身

妳追問
排排十字裡
哪裡有自由
肩負顆顆沉重的腫瘤
背都駝了 不得不低頭
享受的後果 忙著麻醉自我
不想懂

直到破皮 才發覺會痛
其實我們並不是同個品種
醉翁也許眼花 直說榨出來沒有不同
各個Varietal相衝的氣味
發酵時 刻意混入角落的橡木桶
酸的 苦的 嗆得
難以下嚥

深紫色希哈 多變的風味
蜜蜂都溺死的濃郁 酸甜讓螞蟻猶疑
若融入 微風揉過的白蘇維濃
是希哈的靦腆 替透明渲染了粉色系
還是純清口感 柔化了雜陳的單寧?

控溫酒槽裡
酵母坐大後吸乾了最後一滴糖蜜
暴食的惡果 吐出酒精
我的心血
哪怕 酒饕不屑一顧

酒語:

Napa:美國加州著名的納帕酒郡

紅酒的釀造:篩選、破皮、榨汁、澄清、發酵、培養、澄清裝瓶

單寧:Tannin單寧是指生長在葡萄的外皮和葡萄核裡的一種物質。這種物質在人的口腔裡可令人產生有一種乾涸和略帶苦涊的感覺。

Varietal:在酒裡不同的葡萄品種

希哈: Syrah 澳洲產的叫 Shiraz

白蘇維濃: Sauvignon Blanc 入門白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

將心字的隸書 刻在江邊
鑿空的堅定 化為碎屑
任憑江水帶走

(4)

飄泊不遠 就在江底沉澱
無力
在妳腳邊 堆起一片沙灘

(5)

如果捨去所有
會在路上不小心遺失了妳
能不能幫我買張停靠原點的車票

(6)

試試看試看看再試試看
……也要
試看看妳願不願意試試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7 Thu 2005 04:07
  • 漠草



青草竄出 戈壁中央
沿著碎石癱瘓

火焰遠伏 無窮的黃
寂寞的蒼翠
嫌自己骯髒

直到風 順著沙丘而下
扶起了它 訴說遠方
草原上綠的寬廣

風很溫柔
為草按摩 為草歌唱
為草吹起塵沙 遮去艷陽

草 跳起了舞 笑彎了腰
只是風終究 輕輕道聲再見
撫過了草尖 再順著天邊直達海角

聽不進承諾的草
拉住了風的衣襬
風 不忍草的哀傷
駐足草的身旁

從此
草沿著碎石癱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若即若離的蕊
遺棄了 燭光點點的房
踏過滴滴灼淚 靠著牆

說明書上 感應動態的開關
妳在黑暗中 摸索 安裝
自己的心
妳不再造訪

只要穿梭的蟻
找尋妳的蹤跡
妳就永遠 艷麗
只有在房外守妳回來
才破解計時器 陰暗的秘密

若是妳心房 我不能駐足
偶爾 讓我探進手腳揮舞
不想再見妳 黯淡的模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圖上有兩個點
南邊的叫我 北邊的叫妳

偶爾一道鋒面將妳我連繫
妳的雨水 下在我的心裡

我伸出樹枝
欲穿透沉悶的暗灰色
當我達到燥熱的一百度
妳的心情可否同步

夜空裡 誰恣意施灑雨苗
燭光的搖曳 紅酒的晶瑩
起伏眼波 咫尺的距離
雷聲不願隨閃電離去

溫差加大
轉身後的傾盆大雨
不過是心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受椅子上餘留的
陌生體溫 你可會反感
倘若 你是那張椅子呢

板凳 趁下一個人進坐之前
努力失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打翻一鍋濃郁的純真
淡淡的焦味灑了一地
薄薄的腐皮 儘管破碎
頑固地在鍋邊掛意

於是再起一爐
甘草、當歸、花椒
和一罐誤置的烏醋作滷汁

豆泡裡漲滿著憤怒
在雙唇間爆開滿口的酸
而忘記泡軟的腐竹
成了生鏽的箭頭
將大火割傷了仍煮不爛

躡手傾覆砂糖
嚐試最後的挽救
釜底五味雜陳的沸騰
再翻滾 也解不開一束豆腐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