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號,這個台灣人被強迫慶祝的日子按照往例,是我倒楣的一天。

這天和日本同事香港同事講了兩輪,準備回家時已經是晚上九點。

想說按課表去健身房,練快一點,回家還要吃飯。

換衣服的時候發現我的洗髮精有一點流出來,就去沖了沖手,並沒有很在意。

進了健身房,拿起來七十磅的啞鈴,這兩個我一年來每個禮拜抓三次的啞鈴,坐上板凳,往後躺的時候,左手的啞鈴滑了一下。

我本來是握在槓子中央的,它一滑,就變成一邊比較重,產生了扭力。

我才想要放手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啞鈴拉著我的手腕向外滑動。

接著,我聽到很清脆的一聲「啪」。

我看了看我的手,轉了轉它,並不會很痛。可是轉動時啪啪作響。

而手腕內側好像順間沒了筋一樣,像豆腐一樣柔軟。

我嘆了一口氣,乖乖的去沖冷水。

不一會,手就開始緊了,有些角度不但轉不過去,還會無力。

沮喪的看了看啞鈴,我用一隻手開車回家,

吃了一顆止痛藥,馬上開始冷敷、熱敷的交互療程。

睡到一半,大概藥效過了……我看了一看時鐘,早上六點半。

好久好久沒有在六點半睡到自然醒了。除了手之外,感覺還不錯呢 XD

不過左手的情況已經到如果不用右手抓著左手,我連杯子都拿不起來的地步了。

偏偏……我是左撇子。

到了公司越來越不行,只好請假看醫生。在填表格的時候已經顧不得字好不好看,簽名像不像了。

高大如籃球選手的白人醫生,輕輕的執起了我的手,放在他的手中翻覆 (天音:夠了…)

轉到一個角度我的手突然「啪」一下很大聲,我不以為意,醫生在看病嘛。

結果醫生抬頭用了一個很緊張的眼神看我,見我沒表情才說:「還好,嚇了我一大跳」.......

=_= 是嗎?醫生……那我還真的是太輕鬆了呢!

X光照完,醫生我一個固定器戴,我一個禮拜後要回去檢查。醫生覺得「應該」沒有骨折。

只是筋有點裂傷。

戴著固定器走出醫院,已經十一點半了。趕回公司也沒什麼意義,於是我就跑去北加最有名,也是唯一一家有素高湯的「菱和拉麵」。

座位很小,人很多,本來就左撇的我,和人手打架就已在所難免。

等到大碗拉麵送到我面前,我伸出筷子…伸……再伸……還是夾不起一絲麵條的時候,我才發現事情大條了。

湯匙也挖不出交錯複雜的拉麵……只有用右手試了一下……最後,我用右手抓著左手,再用左手抓著筷子吃接麵。隔壁的小姐,看在我殘而不廢的精神上,妳就忍耐一下吧 =_=
創作者介紹

竹板凳的漁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 Blue Sweetie ]
  • >< 好可憐喔.....
    不過你去點麵吃 那真是自找的..:p
  • 竹板凳
  • >< 誰叫它那麼香!

    手受傷,飯還是要吃的,吃相像貓咪一樣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