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pestgranpa

表妹上次回台灣幫阿公買了頂帽子。阿公出門都一定會戴著。我也覺得那是頂很帥氣的帽子,阿公一定是整個公園裡最酷的阿公了 :P

上上次回台南,我還頂個大光頭,阿公看到我樂不可支。當他有興致的時候,眼睛真的會亮起來,烔烔有神。吃飯的時候也聊了很多話。尤其是談起他年輕的時候遇到困難也都會剃光頭,把不好的放下,重新再來。後來又談起在總督府工作時和日本劍道高手對招、那個高手不知道阿公是台灣人,被打敗了還連連讚美。還有在求學時,小學校的日本人愛欺負公學校的台灣人,阿公都會站出他和他們對拼。

阿公因為重聽,又不願戴助聽器,所以好久沒有講這麼多話了。平常他聽不到回答,很快就會心灰意冷。或是假裝聽到了笑著敷衍,不然就點頭同意他根本沒聽到的問題。所以看到他高興,我突然覺得我的光頭剃得好值得。

那些紅燈籠真是有點俗……聽說是為了元宵節才弄的。

這次回去,拉著阿公阿媽去嘉義公園看以前神社留下來的齋堂。現在成了嘉義市史蹟資料館。神社應該是在大正三年右左建好的。現在已經不存在了。聽說神社主體的地點是平埔族原住民的祭壇,後來被日本人改建為神社。國民黨又把它拆掉蓋忠烈祠。結果忠烈變慘烈,就被無名火燒掉了。最後原址重蓋了射日塔,是以原住民射日傳說為主題。不過這個水泥高塔殼子饒有原住民風味外,裡面就都走觀光客風格了。

大正十年就是 1921 年,被拆掉的神社比阿媽還老。看石燈上字跡應該是在國民黨時代曾被破壞過

日人時期阿公的家業是一間日式旅舍。都是招待學生團體,所以動輒四、五十人投宿。所以旅舍蓋得極大。沒記錯的話有二百多坪。因為都是日式旅舍,所以和神社的齋堂形式很類似,也都是全檜木的建築。不過神社齋堂就比阿公家的旅舍小多了。而且神社齋堂是昭和十八年(終戰前兩年)才蓋好的,如果阿公家的旅舍有留下來,可比神社齋堂更有歷史。

神社齋堂一角和院中古樹

阿公到了史蹟資料館,脫了鞋穿上拖鞋,有點辛苦的上了玄關階梯。聞著檜木香,眼睛又亮起來了。對館裡每樣東西都有興趣。包括嘉義進士第裡搬來的巡牌,日人時期的觀光地圖等。看完之後在公園裡甚至忘情的做起了外丹功。最近幾次回去看他,他出門後心情都很好。希望他願意看醫生後身體越來越好,也多出來走走。下次說不定就可以帶他去高雄看武德殿了。

射日塔十樓的玻璃地板,阿公阿媽看到都繞道而行


走到哪都牽手的阿公阿媽,問阿媽的日本改名,阿媽花了點時間才想起來她曾叫近藤朝子


附上一張嘉義市立棒球場。原本精采的高中比賽就要開始。我們去的那天還沒下雨,隔天就狂下,比賽也延期囉。

嘉義公園的一角和嘉義市立棒球場在日人時期好像就是台灣棒球強隊嘉農的原址。阿公讀的台南農校和嘉義農校好像曾經當過 rivals 呢。


呵,寫多了像是申論的文,在自己 blog 上放篇生活、心情類的東西反而覺得怪怪的。想想也沒什麼好理由覺得奇怪。不過本來只寫了兩句就要貼了,最後仍然補充了一堆。這也許是另一種……壞習慣吧?
創作者介紹

竹板凳的漁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挨滴貨
  • 真的找不到留言版在哪裡,
    只好寫在這篇新文章了= =
    克保兄,祝你新年快樂喔^___^

    經過長期的觀察,我發現你還真是我的忠實讀者啊XD
  • 竹板凳
  • 呵,新年快樂。你貼美美桌布,害人一直回去看啊 v_v
  • Sophie
  • 您好

    很慚愧我昨天藉由遺物才知道過世13年的外公是嘉農畢業而且也是在總督府米穀局上過班. 我阿公是1935年畢業, 1939年開始在總督府工作的. 說不定您的阿公和我阿公是同事和同學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