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美的地方並不是台灣的城市,尤其不是台北以外的城市。還記得我小時候從家的窗口看出去,十八尖山看起來不低。九年之後回到新竹,十八尖山已經被顏色黯淡雜亂的高樓給淹沒了。

 

  在高速公路上行進,翠綠的山陵上也摻雜了許多類似的高樓大廈。這是既破壞景觀、又不顧公共安全,草菅人命的做法。在地理學上來說,台灣是個很年輕的島嶼。台灣的山坡地多半是砂礫岩和板頁岩所形成,又位處於地震頻繁,且雨量充沛以暴雨聞名的亞熱帶。連在樹林茂密的山上都會因豪雨而山崩的環境,卻遭濫伐濫墾蓋起了重心高,地基又不穩的大樓。大家的為了一己之利地主敢賣、相關單位敢批准、建築商敢蓋、民眾又沒有相關的觀念居然也敢住。

 

  每次發生了土石流大家再來抱怨政府沒有管理。其實在民主的社會裡,民眾有自主權。面對這種破壞環境又危險的建築,自己就要拒住。反觀國外的山坡地開發制度,山坡上除非有經濟上的需要﹝如旅館等﹞且經過嚴格的審查,根本不准蓋三層以上的樓房。就連不會地震,一年下兩次雨的地方也是如此。雖然國內近年來已有設立相關法令,但看看到處都有山坡大廈豪宅的廣告,這個法令的成效令人質疑。

 

  既然政府的法令都遭棄之不顧,我上面的一席話想來更是讓人充耳不聞。不過本文本來就不是要討論這個的。話說回台二個禮拜後,我終於可以逃離台灣的城市了。我一家人延著北橫公路開向宜蘭。北橫雖然名叫公路,可是大部份的路段單向通車都很勉強了,還有大型的遊覽車巴士在其中開上開下。許多地方也因地震豪雨而坍方了,更造成了行車的不便。加上台灣人車品不好是眾所皆知的,連在山上也要逞一時之快,讓大家重溫國小課本上兩隻山羊的故事。

 

  所幸走走停停的卻也不會煩悶,因為沿路的風景翠山深谷,峻石飛泉,美不勝收,還給台灣的好山好水本來的面目。尤其是巴陵橋和大漢橋,橋下便是萬丈深淵,不知當初工人怎麼在溪水湍急的深谷上拿出勇氣來蓋橋?

hansio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的社會對運動其實不很熱衷,在國際上也只有棒球能為國人揚眉吐氣。八○年代卻是台灣棒球表現不佳的幾年,生為六年九班的我沒有看到太多中華隊稱霸球壇的景象。

 

  但國小中華職棒元年開打了之後,我被一碗特價的三商巧福牛肉麵騙成了一個標準的棒球迷,開始了我每天都聽球賽的日子。我爸媽卻因工作繁忙而無法帶我去看場棒球(新竹球場的球賽太少,要周未的球賽就更少了)。林仲秋、鷹俠、羅敏卿職棒三年的全壘打王爭奪一直持續到最後一場球賽才分出勝負,令人魂牽夢”盈”(好啦,我知道用得不太對,只是想糾正那個夢遺在留言版上的人)。

 

  不知道有多少人記得熬夜看九二奧運郭李建夫帶領中華隊奪得亞軍的日子。我記得那些個夜越夜越熱鬧,再帶著微笑睡去。在我對棒球狂熱的少年時期,我爸媽卻因工作繁忙而無法帶我去看場棒球(新竹球場的球賽太少,要周未的球賽更少)。

 

  賭博事件發生之後,時報鷹雖存實亡,接著職棒分家,味全和三商相也繼解散。那時我也出國了,在晚了五天的報紙上看到鬥魂林仲秋在三商最後一場球賽後落寞的表情,傷透了棒球人的心。留下新生代的棒球選手默默的付出。

 

  去年的世界盃,尤其是陳金鋒和張誌家亮眼的表現喚回許多台灣人的目光和對棒球的熱情。可惜的是陳金鋒卻未能趕上去年的列車,繼續在小聯盟打拼。我當時向我的日本同學說:「等著看吧,明年就會有台灣的野手上大聯盟,不會讓你們的鈴本一郎專美。」

 

  今年就在我以為陳金鋒又要和大聯盟失臂,正打算明年找機會去拉斯維加斯幫他打氣的時候,陳金鋒成了第三個登入大聯盟的亞洲野手。披上了道奇的球衣。

hansio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