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1日的十一點從學校回到家裡,轉眼間 2007 就不見了。從 2004 年新年起到現在,我的網誌史也滿四歲、邁向五歲了。這幾年對我個人來說用「停頓」來說大概最為合適。今年反常的在一月一日更新網誌,回想一下寫網誌的初衷,和四年來的歷程。

我的第一個網誌開在明日報上。其實那不是個網誌,甚至不是心情分享類的東西,而算是一種另類的書信傳遞法。只是把心裡想寫給我前任信貼出來,然後就把它忘了。當時我是寧可不要有人來看我的網誌的,而這個心態在多次搬家後,多少變相的存活著。

當我走出剛分手後那段日子後,我開始把網誌當一個抒發心情的地方。文章也從和她對話的英文變成和自己對話的漢文。既然不期待別人來看,說真的也就沒有什麼一定要更新的壓力。心血來潮就貼個三四篇,反之一放四五個月不更新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什麼政治、棒球說真的從來沒打算分享在網誌上。

第一篇偏離這個方向的的文是【請支援】Seediq Bale 賽德克 巴萊。當時台灣有一群很有心的電影人想拍一部全程以賽德克語進行的霧社事件電影,拍完了試片,在籌募經費。我對他們遇到的困難有很大的感觸。加上當時在國外的歷史論壇上接觸到很多不同的看法,就寫了這篇。其中以韓國「檀君世紀序」對我影響最大。
為國之道莫先於士氣、莫先於史學。何也?史學不明則士氣不振,士氣不振則國本搖矣、政法怠矣。蓋史學之法可貶者貶,可褒者褒。衡量人物論診時像莫非標準萬世者也。斯民之生厥惟久矣,創世條序亦加訂證國與史並存,人與政俱舉,皆自我所先所重者也。

嗚呼!政猶器、人猶道。器可離,道而存乎?國猶形、史猶魂。形可失,魂而保乎?……是故其欲立教者,須先立自我。革形者,須先革無形。此乃知我求獨之一道也。

嗚呼!痛矣。夫餘無夫餘之道,然後漢人入夫餘也。高麗無高麗之道,然後蒙古入高麗也。若其時之制先,而夫餘有夫餘之道,則漢人歸其漢也。高麗有高麗之道,則蒙古歸其蒙古也。

嗚呼!痛矣。向年潛青輩之邪論陰與百鬼夜行以男生發岐之逆心,相應而合勢。為國者,抑何自安於道器兩喪形魂全滅之時乎?

今外人干涉之政,去益滋甚,讓位重祚、任渠弄擅。如我大臣者徒束手而無策。何也?國無史而形失魂之故也!一大臣之能姑無可求之為言,而乃舉國之人皆救國自期,而求其所以為有益於救國,然後方可得以言救國也。然則救國何在哉?向所謂國有史、而形有魂也。神市開天自有其統。國因統而立民、因統而興史學,豈不重歟。

國民黨一天到晚說要「學習南韓經驗」,不如把上面這段南韓經驗的根本學起來。不要始終只短視的看到南韓經濟上的經驗,卻忽略近二百年來韓國對國家認同塑造的犧牲。殊不知一個國家的發展不可能只要經濟發展而棄國家認同。佛教有一詞叫「緣念」,在做任何事之前要先思考「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們想達成什麼目的」,不然做起事來很快就會開始追求錯誤的目標。對一個國家來說也是一樣的。有了共同的目的才有能力共同努力。只要賺錢的想法,就會養出一堆像王又曾、陳由豪等的社會敗類。而缺乏對社會負責任的公民思想。

講遠了。

自從【請支援】Seediq Bale 賽德克 巴萊起,我的 blog 就不再僅走自我呻吟路線。隨著2005年初明日報的不穩,我換到了 blogspot 上。開始了一段照片+不知所謂的短短呻吟時期。第一篇提到任何棒球相關的文章是明日報的日記,那時陳金鋒打出個人大聯盟第一安。其實文內還是一種另類的信,而不是什麼棒球文。

直到同樣是 95 mph才出現了第一篇真正的棒球文。而第一篇政治文應該是不要再為熊貓吵了!我寫政治文通常都是寫些我覺得媒體或是政治人物做出,或說了些非常 sarcastic 的事,而不得不將他們指出來。我想多少和我很喜歡 Jon Steward 的 The Daily Show 有關吧。這時我的網誌已經開了兩年。每篇也有越來越長篇大論,廢話一堆的傾向 XD 而且急速向棒球部落格的方向前進,有的時候文章也會被法猛洛的「棒球部落格週報」列出。

這之間我的部落格也保留著只有少數朋友,非常偶爾的來一下。後來發現我的家人也會上我的 blog ,還滿煩惱的。最後就完全不寫心情方面的事了。第一次爆大量是「中正紀念堂拆掉蓋巨蛋」那篇。該文並非一貼上去就很多人來看。貼出半年後有次出國回來叫了車,我生日常生活中很討厭政治話題,所以和客家籍的運將先生聊了一下棒球,運將先生耶到一半居然說「中正紀念堂應該拆了蓋巨蛋!」。我聽了簡直五雷轟頂,這不是我的 Idea 嗎? Orz... 回家一看該文在我不知道時候突然一天湧進 1,532 人。

我這才發覺部落格互連的威力。難怪懂得好好運用的人可以藉此成名。但我不會畫可愛的圖,又不會寫有趣的文,所以只能說被嚇個半死,又跑去流亡了一陣子。畢竟寫政治文或棒球文,有許多留言者不是因為看得很爽才留言的 XD

但是這就是我的部落格。很亂,沒有整理,不常更新,不知所謂 and I won't have it any other w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挨滴貨
  • 對於最後一句話,我完全認同= ="
  • 竹板凳
  • 呵,講到國家認同,最近在讀拜占庭羅馬帝國的歷史也有很深的感觸。

    其實東西羅馬最後的分裂,從最初幾次還能再統一,到後來兩個區域的人民早就水火不容的過程十分有趣。就連兩個地區幾次分裂的理由都……非常好笑。(後來都是為了宗教分裂,有一次是吵耶穌是人也是神,還是又是神又是人……噗,另一次為宗教完全搞翻是吵可不可以製作耶穌和神的偶像)。

    拜占庭是後來的史學家給的稱呼。僅管他們首都不在羅馬,也沒統管羅馬,不信羅馬諸神而信基督教,也不說拉丁文而說希臘文,不信羅馬的教皇而信自己的東正教,但是一千一百二十三年後他們被土耳其人攻滅時,仍然自稱羅馬帝國。

    其它的好比法國法蘭克人統治德國歌德人,宣稱自己是神聖羅馬人一樣。都是政治手法操作出來的認同。而需要這種認同就是為了維護自己的生活型態。如果西羅馬人後來沒有找到自己的認同,西班牙人沒有找到自己的認同,早在西元661整個歐洲就都信回教了。
  • 竹板凳
  • ID4兄,

    長期被殖民的歷史也不夠造成強烈的國家認同的因素。和南韓比起來,台灣連續被殖民了384年,也不見台灣就因此有很強的國家認同啊 T_T

    國家的認同有部份是政治手法操作出來的。
  • 挨滴貨
  • 新年快樂~克保兄:)

    南韓人強烈的國家認同,也跟長期被殖民的歷史有所關係,雖有時候讓人家討厭XD
    可我起碼覺得人家團結,台灣卻像盤散沙,不知道自己的定位跟未來該做什麼...台灣至今依舊沒辦法產生一致的國家認同是事實,的確也蠻頭痛的...

    拆掉紀念堂蓋巨蛋,絕對是可行的方案,比現在這樣子變成政治議題好多了:D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